太子此言一出,保兴和青衣忙停下手中的活,领着其余下人出去。只留下皇后和太子两个说话。

云黛朝晏儿脸上看了看,这孩子神色坦然。

“过来坐着。”云黛拉儿子坐到身边,笑着问,“好端端的为何忽然提起这件事了?”

“母后从前也是说过这事的。”

“我是说过几次,但大多是玩笑话,做不得真的。”云黛柔声笑道,“母后绝不会强迫你娶不喜欢的姑娘。”

晏儿说:“儿臣知道母后喜欢采采。”

“母后是喜欢采采,也愿意让她做儿媳。但前提得是你自己也喜欢,不然呢,母后就把她当女儿疼,也是一样的。”

“晏儿觉得,采采品性柔善,适合做太子妃。”

“只是适合吗,你心里喜欢吗?”

“儿臣挺喜欢采采的。”

“晏儿,这件事不着急的。你还小,采采更小呢。”云黛觉得他对采采的喜欢,大概是跟对两个妹妹的喜欢是一样的,但她并不说破,只笑道,“过两三年再看也是行的。”

晏儿说:“儿臣明白母后的顾虑,但儿臣是真心想跟采采定亲。”

云黛笑道:“你总该给我一个合适的理由。你是太子,大周的储君,未来是皇帝。定亲不是一件小事,不能凭你一句话就行的。”

“采采的爹娘和离,爹爹又娶了一门新夫人。加上上次孙家聘礼那件事……儿臣看着采采实在可怜。儿臣想,若儿臣先与采采定下婚事,靳家不敢再打她的主意,她也不会被人嘲笑,日子也好过些。”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