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轻白道:“云黛,你也去屋里躺一会养养神,青山观还挺远的。”

“不用,在马车里都睡够了。咱们坐着说说话岂不好?”

“你千里迢迢过来,我总得想法子好好招待你,让你干坐着可不行。”君轻白自认与云黛是君子之交,对于她的到来很欢喜。想把最好的东西都拿来招待她。

云黛笑道:“我来是有要紧事做,可惜没法在你这里长待。”

“没事,以后有的是机会,我总还是要进京的。”

君轻白想了想,“既然你不累,闲着也是闲着,不如我带你去花园看牡丹?我知道你最爱牡丹芍药的。”

云黛的确最爱这些娇艳热烈的花,总觉得梅花兰花过于寡淡。

“你们家有牡丹吗?”

“有,我父亲也是爱花之人,特意开了个牡丹园子,从各自寻来珍稀品种栽种,如今正是开的最好的时候。满园宅紫嫣红,可谓美丽。”

云黛来了兴致:“那就去看看。”

“走吧。”

君轻白递给她一把团扇,“遮着点太阳,晒呢。不过那牡丹园子里是很凉快的,有凉亭子。”

保兴三两口把饭吃饭,抹了把嘴就跟上。

君轻白笑道:“保兴公公不必这么紧张,在我这府里,我保证你家主子一根头发都不会少。难道我的武功比不上你吗?”

保兴笑道:“奴才不是不放心君公子。”

“还说不是呢。”

“嘿。”保兴笑而不语,但还是跟着。

他只相信自己,不会相信外人。

云黛道:“让他跟着吧。”

君轻白对此无所谓,闻言笑笑。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