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错,定的日子,是三天之后。”

“是不是太急了些?”云黛犹豫,“不考虑九黎族人的情绪吗?”

赵元璟道:“正因为考虑到要稳定九黎人的情绪,所以朕迟迟没有判决姬黎等人,只是关押着她们。已经快两年了,是时候了。”

“不再缓几年吗?”

“这两年九黎人基本已经融入大周各地普通百姓中了。”赵元璟说道,“为了让他们对咱们大周有更多的归属,朕还听了你的建议,让各地地方官,给未婚的九黎男女安排与大周男女成亲,最大限度的打破他们的宗族凝聚力。”

云黛笑道:“我当时就是那么一提。九黎人大概是不愿意跟外族人成婚的。”

“那是从前。”

赵元璟说道,“如今他们已经归顺大周,能够在当地扎根生活才是最重要的。朕承诺他们,若是与大周男女成婚,就分给他们田地。就算这些九黎人不热衷,那些想要田地的周国百姓,也会想法设法的去勾着他们的。”

云黛觉得好笑:“我不过是提个建议,你就能弄这么多的花花肠子出来。姬黎若知道,你把她的族人们全都打散了,跟当地人婚嫁,还不气疯。”

“朕可没有逼他们哦,全凭自愿。”

“你没有强逼,但你利诱了呀。”

“愿者上钩。”

“你最狡猾。”

“朕的这点狡猾,还不都从你那里学来的?”赵元璟摸出帕子,掩住口鼻,咳了几声。

云黛一下子就紧张起来。

好在他很快止住。

云黛只当没看见,若无其事的模样。

她既然已经答应他,要与他一道笑着面对命运的决定,便不会再如之前那般哭哭啼啼的软弱模样。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