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衣捧着画回来,云黛接过后,仔细看了看,然后递给明经,说道:“如果连侯府也没有的话,那么这就是仅存的一张母亲的画像了。”

明经看了看,笑道:“我儿时也是见过姑母的,依稀有点印象,确实是这个样子。”

他把画小心翼翼卷起来,“娘娘放心,我会小心保管。若祖父和父亲都觉得像,我就找画师照着这个多临摹一些。”

云黛道:“我也正是这个意思。”

“那我这就回去了。”

明经行了礼,带着画匆匆离去。

他把画带回家,一家子早已翘首以待,画一展开,便迫不及待围过去看。

看见画中少女似喜似嗔的娇俏容貌,老侯爷不禁酸涩了眼眶,伸手轻轻抚摸画中少女的脸颊,“敏敏啊……”

明修文也红了眼眶。

明经问:“像吗?”

“简直是一模一样。”田氏说道,“你们两个看,黛儿长得与你们姑母是有几分相似的。是不是?”

兄弟俩看了看,果然如此。

容貌有几分相仿,但气质感觉却相差甚远,因此看见画像的第一眼,很难把这画上少女与皇后娘娘联系到一起。

皇后娘娘是清美优雅,闲云野鹤一般的气质。

而画中少女却是活泼的娇俏少女,看着柔弱,眼神却坚毅。

“明经,你说,那棺木中果真没有你姑母?”明修文再三确认。

明经道:“确实没有。当时不仅我,明纬,承安,云舞和云黛几个,都在周围。她们全都看得清楚。”

“怎么会这样你?”田氏只吸冷气,“若敏敏还活着,她会去哪里?当时为什么要走,置三个孩子不管?”

太奇怪了。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