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喜妹听了这话,脸色也有点不好。

她勉强笑道:“都说一日夫妻百日恩,毕竟做过夫妻,又有了郡主。夫君他放不下姐姐,也是人之常情。”

“话不能这么说,姨娘啊,不是我说您,您就是太心软,太菩萨了。”章妈妈为她抱不平,“过去的事情就是过去了。以前再好,也是和离的了。卫氏跟靳家没有任何关系了。她还这般勾着公子,实在放荡。”

“别说了,章妈妈!”

方喜妹忽然高声喝道。

莲莲闹着说:“我要去找爹爹,我去找爹爹!”

她说着就朝马车下面跑。

方喜妹吓坏了,赶紧抱住她,说道:“你这身子,怎么能跑?娘带你去找爹爹。”

她牵着莲莲的手,走到靳岚面前。

靳岚看见她们,有些意外:“你们怎么在这里?”

方喜妹心中酸酸的,但说出的话语依旧温柔:“夫君下朝了,怎么不回家,倒在这里呢。这天虽然入秋了,晌午的太阳还是很晒。”

靳岚见她答非所问,便牵着莲莲的小手,问:“莲莲从哪里来?”

莲莲软软的道:“莲莲去看郡主姐姐。”

靳岚眉头一动,看向方喜妹:“你带莲莲去卫家了?”

方喜妹有点心虚,但想到他也在这里痴痴看着红豆的铺子,心下更酸,说道:“郡主和莲莲是亲姐妹,莲莲想姐姐了,我带她去看看。夫君连这个也不允吗?”

靳岚皱眉,道:“平常我会定期接采采回府。你特意带莲莲过去,怕不是为了让莲莲见姐姐吧?”

“除了这个,还能是因为什么……”

方喜妹怕他再问,忙转移话题,“夫君怎么站在这里?不如一道回家吧?”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