算是给先祖一个安慰。

顾家先辈还是很厉害的,一直到顾承安的祖父辈,也还是很风光。否则当初的顾宏邈,也不可能娶到忠勇侯府的掌上明珠。

可惜遇到了不肖子孙,硬生生的把先祖创立的基业败了个干净。

不仅如此,顾宏邈还自己作大死,宠妾灭妻,虐待嫡妻留下的幼女。

结果就遇到了云黛这么个逆天存在,直接把顾家给干翻了。

事实上,以顾宏邈的所作所为,即便没有云黛,顾家也支撑不了多久了。

顶多就是落败的慢一点罢了。

兄弟俩把这道圣旨放到祠堂里,也算是让顾氏先祖的在天之灵,能够得到一点点的安慰。

他们跪下给先祖们磕个头,转身准备离开,就看见父亲顾宏邈,拄着拐杖,站在门口,眼睛直勾勾的盯着圣旨。

“父亲,您怎么来了。”顾承安冷淡的说。

“那,那是什么?”顾宏邈问。

接旨的时候,没人去通知他。

权当他不存在。

头几年他病了一场,虽说被欧阳治好了。但他不保养自己,终日酗酒,在勾栏厮混,身子早已经酒色二字掏空了。

若不是孙氏和孩子回后院,说话的声音大了些,被他听见,他还不知道,皇帝竟来了圣旨。

自从他被掳去官身,顾家多久没有接过圣旨了?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