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不公开处置了他,赵氏皇族的威信和地位,将会遭到百姓和王公贵族们质疑和攻击。

处置了赵元和,九黎那边没什么反应。

可见他们与赵元和纯粹是相互利用的关系。

他们并不在意赵元和那半个九黎人的身份。

九黎是个极度团结和排外的部落,在他们心里,从来都是非我族类,其心必异。

他们不可能真正的接受一个外来人。

后来赵元璟把这事的经过,写了封信,通过汤圆圆的渠道,送回京都给云黛。

云黛拿到信后,除了震惊和感叹,也没法说别的。

没想到赵元和的母妃,竟是九黎人。

她一直都清楚记得,第一次见到赵元和时的惊艳。

至于他和陶宛的关系,也始终是云黛心头的一个不解之谜。

一开始她怀疑是赵元和虐待陶宛,可后来她看见了赵元和胳膊上的伤,又推翻了这个猜测。

他们两个到底是谁虐待谁,或者说是相互虐待。

也无从知晓了。

云黛叹了口气,把信折好收起来,看向窗外。

下雪了。

又快到年底了。

虽说她一直挂念担心赵元璟在塞北那边的战况,但手头的事情,还是得做。过年的事情还是要一项一项的准备起来。

看情况,赵元璟是没法回来过年了。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