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元璟道:“元姈,滚出去。记住朕的话,你做过的事情,朕会查清楚。”

“是,皇兄,元姈告退。”元姈身子颤了颤,爬起来,扶着婢女的手出去。

靳姗也趁机要跟着跑,被太皇太后的人拦住了。

她有些莫名其妙。

她纯粹是被拉来看热闹的,凭什么不给她走?

留在这里承受皇上的怒火吗?

靳姗在心里把太皇太后骂了一通,但走是不敢走的,就默默的站在门口。

赵元璟扫了屋里一圈:“你们都出去。”

跟着太皇太后的宫婢,以及青衣等忙都退出去,只留下皇帝,皇后,太皇太后以及竟姗几个人。

太皇太后皱眉道:“元璟,怎么是你?”

赵元璟只穿了件薄薄的里衣,敞开的领口露出清晰的锁骨。

他闻言看了眼太皇太后,淡道:“皇祖母以为是谁呢?”

“哀家以为……”

“皇祖母,朕与皇后在屋里歇着,您带着人气势汹汹闯进来,到底是为了什么,最好还是跟朕解释清楚。”赵元璟冷冷道。

床上凌乱的被褥,云黛起来时半露的肩膀,五一不表明了这里之前发生过什么。

当然,这也在太皇太后的预料中。

她只是没想到,床上的男人是皇帝。

说实话,她心里是有点慌的。

但她看起来却稳如泰山,神色自如。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