姬文渊仰天长叹。

老天不帮他呀。

自己的女人一心帮着自家的公主殿下,自己亲妹妹又是个胳膊肘往外拐的,傻乎乎的被人卖了还一脸傻乐。

这些也就算了,他最搞不懂的是姚水碧这货。

他忍不住问:“你原是凌王的人,凌王和花锦陌都死在皇室手中,你怎么还帮着他们?”

姚水碧手中捧着一只盒子,闻言冷着脸说:“你错了。我不是帮顾云黛,我是帮我自己的国家。世子虽然死了,但我还是齐人。”

姬文渊笑了下,朝云黛看:“黛儿妹妹啊,第一次见到你,我以为你只是个莽撞的,长得挺好看的小姑娘。谁知道,后来每次再见你,你都能刷新我的认知。我就不明白了,你是有什么魔力,让能这帮傻老娘们儿,全都对你服服帖帖的。”

“哥,你说话真难听。我要告诉母亲去。”姬棠棠不满。

姬文渊没理她,朝云黛拱手:“我认输,行了吗?”

云黛笑道:姬老大,打仗讲究天时地利人和。前两样,你就占据了,唯有这人和,你不行。不过您虽败犹荣。”

“呸!败就是败,犹荣个屁。”

姬文渊狠狠瞪了眼姬棠棠,“你等着回去,母亲怎么收拾你。”

姬棠棠却没怎么当回事。

她是族长的独女,是九黎的圣女,谁敢把她怎么样。

姬文渊这眼看没招儿了,倒也干脆,利索的带着人就撤了。

秦王也没追,倒是魏倾带着人追了一会,被云黛叫回来了,赶紧送受伤的去各大医馆,找大夫包扎诊治。

她还带来了太医院剩下的几名御医,也都帮着救治伤员。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