薛意如眼眶含泪,一句句道:“王爷早就知道,却半句也不提醒,甚至没有制止。只是冷眼看着我,一步错,步步错。王爷,您好狠。”

赵纾冷漠道:“不要把你的错,推诿到别人的身上。嬷嬷,把她带回去,衣物收拾收拾,送回薛家。”

“我不走!”

薛意如尖叫。

“你以为这里是什么地方?走不走,可由不得你。”吕嬷嬷指挥两个婆子把她拉出去。

薛意如被送回自己院子。

这里的丫鬟婆子,看着她的眼神,要么鄙夷,要么不屑。

没有一个肯过来帮忙说句安慰的话。

她对伺候自己多年的贴身婢女,尚且说杀就杀,已经寒了众人的心,还有谁肯真心伺候她。

“薛氏,你把自己的衣物收拾好,奴婢让人送您回去。”吕嬷嬷说。

薛意如坐着一动不动,半晌,说:“你先出去。”

吕嬷嬷以为她要收拾私密物品,就领着婆子出去了。

说实在的,平常府里没亏待她,她怕是也捞了不少。

但王爷不会在意这点东西,吕嬷嬷也就由着她收拾。

等了好一阵子,也没见她出来。

吕嬷嬷便过去敲门:“薛氏,你收拾好了吗?外头马车还候着。”

没有应答。

吕嬷嬷皱眉,推了推门,没推开。

她忙叫人把门撞开。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