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黛说:“当初你出嫁的时候,我给过你两个铺子。怎么,没有入账吗?”

“我在府里,也没法问过那两个铺子,还是交给府里一起打理的。钱哪里能分到我手中?”

“既如此,你把铺子要回来自己打理。”云舞说,“你如今孩子小,若是不得闲,把铺子给我打理,我每个月都给你报账。只抽一成利润。”

云黛道:“姐,你要赚钱就赚吧,还赚到我的人头上了。”

云舞嘿嘿笑:“收了钱,才能用心做事,红豆妹子也才能放心我的能力,是不是?”

云黛道:“那就得看红豆的意思了。”

她倒也不反对姐姐抽成。

毕竟她帮人打理铺子,也是很辛苦的。

白白替人干活,早晚也会懈怠。

倒不如公事公办,生意的事情,就拿到明面上谈清楚价钱,才算公道。

红豆笑道:“若是有云舞姐姐帮忙,我自然是求之不得的。回去后,我便登门拜访,与姐姐细谈。”

“不用,明儿我去你们府上。采采小,你带着出门也不方便。放下她,心里也不放心。倒不如我上门。到时候咱们好好商量商量。”

红豆道:“既如此,就麻烦姐姐了。”

“咱们都是自己人,别客套。”云舞笑道。

一说到生意的事情,她就神采飞扬的。

云黛微笑着看着,说道:“姐,你明天过去的话,路过云记,拿一盒小杜给红豆带去。就跟顾承安说,全都记在我的账上,月底一起算。”

“小杜?那是什么?”

“就是刚才说的避孕套。我取名叫小杜。”

“这叫啥名字?”

“我随口乱取的。”云黛嘿嘿笑。

她们自然不知道她取这个名字的缘故,也算是云黛的一点恶趣味。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