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靳姗向来是孤傲自傲的性子,加之容貌素雅美丽,哭成这样,犹如梨花带雨般让人心生怜惜、

但云黛这会儿没有半点欣赏的心情。

她冷冷道:“庄婕妤不是疯子,总不至于毫无理由就对你动手。”

“皇后娘娘英明!”庄云舒高兴的说,“靳宝林她以下犯上的咒骂我,我训斥她,她不但不停止,反而更加口出恶言。妾身这才没忍住出手教训她。”

靳姗立即道:“你恶人先告状!我不过与你玩笑几句,你就动手打人……”

“呵呵,你那是玩笑话?你分明是咒我死!”

“你……”

“都闭嘴。”云黛冷冷喝道,“你们都吃饱了撑的没事干了?给我出去院子里跪着反省,不到一个时辰不许起来!”

庄云舒心头一颤。

她有些不解的抬头看了看皇后娘娘,这才发现她脸色很不好看。

“皇后娘娘,您……是不是身子不舒服?”她忙问。

“出去跪着!”

云黛冷着脸说完,便抬脚离开,回了后院。

保兴青衣等奴婢忙跟上。

留下三名嫔妃不知所措的跪着。

皇后娘娘一向是出名的好性儿,从不轻易与人为难的。她们三个几乎每天都要来坐一会儿,吃吃喝喝说些玩笑话,皇后娘娘也都由着她们。

今天这是怎么了,发这样大的火气?

齐筱站起身,忍不住小声说:“二位姐姐也太过孟浪了些……这里是凤仪宫,二位姐姐怎可在这里闹腾?皇后娘娘还怀着身孕,若是气着了,可怎么好?”

庄云舒听了未免有些愧疚,想着去跟皇后娘娘赔罪,又怕她在气头上。

倒是靳姗心思更细一些。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