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衣这才明白过来,原来娘娘是有意要给皇上一个教训呢。

她有些高兴,又有些担忧。

那可是皇上,是能轻易教训的吗

在青衣的忐忑不安中,时间一点一点过去。

承乾殿中始终没什么动静。

云黛觉得腿有点酸。

她抬头看看月色,觉得时间差不多了,便小声对青衣说“我要开始了,你装的像一点!”

不等青衣反应过来,她已经软绵绵的倒了下去,躺到地上的时候,还顺手把一颗石子给扫开了。

硌得慌……

青衣愣了一下,连忙蹲下身子,大声叫道“皇后娘娘,皇后娘娘您怎么了皇后娘娘您醒醒啊!来人啊,快来人,皇后娘娘昏过去啦!”

叫声在安静的承乾殿中,传出去很远。

赵元璟正心神不宁的看折子,听见叫声,霍然站起身,冲出门。

借着院子里挂着的灯笼,他一眼便看见躺在地上的身影。

“黛儿!”

他有些慌,忙奔过去,把她抱起来,回到殿中,放到床上。

“黛儿,黛儿你醒醒!”他叫了几声,没有得到反应,不由心急如焚,转头喝道,“刘德全,还不传御医!”

刘德全忙道“回陛下,已经传了,御医这就过来。”

今晚是欧阳当值,孟御医已经下班回家了。

欧阳虽然擅长外伤,但诊喜脉这种小事情,也是手到擒来。

他只诊了片刻,便收手说道“皇上,娘娘这是有喜了。”

赵元璟愣住。

“有喜了……是什么意思”

“皇后娘娘这是喜脉,已经怀孕两个月。”欧阳笑着说,“微臣恭贺皇上,恭贺皇后娘娘呀。”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