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云黛道:“你先让许将军回去。有话不能好好说,动不动就要审问别人。”r/r/赵元璟道:“你若是愿意说,朕何须费那些力气。这些天朕病着,荒废了不少朝政,忙起来没顾得上你。本以为你是跟朕赌气,所以躲着不见朕。”r/r/云黛道:“即便是夫妻,也不能毫无保留的什么都坦白。”r/r/“那么,皇后到底是有什么事,需要隐瞒着朕?”他逼视她的眼睛。r/r/云黛想了想,没有回答,而是问道:“皇上,你现在的病好的怎么样了?”r/r/“好了大半。”赵元璟虽然恼火,但还是老实的回答她的问题。r/r/“如果,以后不吃解药的话,会怎么样?会不会复发?”她接着问。r/r/赵元璟觉得她问的古怪。r/r/“既然解药有用,自然要吃到痊愈,吃到毒彻底解了为止。”赵元璟说道,“至于吃到了半就停下会如何,朕不知道。冷如霜也不曾说过。”r/r/云黛沉思。r/r/赵元璟见她迟迟不肯说,反倒东拉西扯,有些着急。r/r/他把握住她的手腕:“你倒是说呀。”r/r/“嘶——”r/r/云黛倒吸口凉气,脸刷的白了。r/r/即便抹着厚厚的胭脂,也遮掩不住。r/r/“黛儿,你怎么了?”赵元璟有点慌。r/r/“你先放开我。”云黛疼的额头直冒汗,声音有点打颤。r/r/赵元璟立即松开她的手腕,有些紧张的打量她:“黛儿,你不舒服?哪里不舒服?朕带你回宫让御医瞧瞧。”r/r/“没事,没事。”云黛慢慢吸了口气,等待着手腕上的刺痛缓慢消失。r/r/赵元璟哪里能信。r/r/他皱着眉头,瞧了她会儿。r/r/他觉得奇怪,这段时间她的妆容比从前艳丽了些。r/r/虽然也是美的,但未免转变有点大。r/r/他的目光落在她的手腕上,轻声说:“黛儿,给我看看。”r/r/不等云黛说话,他轻轻牵着她的手,放在自己膝盖上,卷起她的袖子,露出缠绕着纱布的纤细手腕。r/r/纱布已经渗出殷殷血色。r/r/赵元璟盯着看了会儿,开始动手解开纱布。r/r/最后层纱布揭开,眼前的幕,让他浑身发凉,心几乎在瞬间停止跳动。r/r/她的纤细手腕上,密密麻麻的全都是伤痕。r/r/有的已经变成淡粉色的痕迹,有的已经结疤,有的正在结疤,有的还在往外渗血。r/r/正在渗血的小片,大概就是他捏住她手腕造成的。r/r/赵元璟瞳孔微缩,盯着她的手腕,动不动。r/r/“赵元璟”r/r/“不要说话。”r/r/赵元璟打断她,沉默片刻后,松开她的手,捧着她另只手,沉默着卷起衣袖,果然,又是厚厚的纱布。r/r/因她穿着白色的里衣和中衣,外面是厚厚的窄袖袍子,若是不卷起袖子,很难注意到她袖子里的情况。r/r/赵元璟沉默了下,安静的拆纱布。r/r/纱布解开,果然,也是如此。r/r/斑驳的,密密麻麻的伤痕。r/r/这些伤口之间的距离很近,刀口虽然很细,但看得出来,很深。r/r/赵元璟的手控制不住的有点抖。r/r/!vr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