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欧阳忙取出块薄薄的丝帕子,覆在云黛的手腕上,给她诊脉。r/r/良久,他笑着收回手:“皇后娘娘的身子恢复的很好,脉象来看,没有什么异常。娘娘这段时间的睡眠状况如何?”r/r/“白天倒还好,但入夜,还是觉得困。”云黛说。r/r/欧阳笑呵呵的说道:“这是正常的。谁天黑了不犯困呢?娘娘这段时间睡的太多,身子习惯了,时间难以适应也是正常。会慢慢恢复的。”r/r/赵元听了心安许多。r/r/他斜睨了眼欧阳,说道:“欧阳,虽说你医治皇后有功,但有件事,朕还是得告诉你。”r/r/“皇上请说。”r/r/“皇后得的并不是什么嗜睡症,而是中了种毒。”赵元说。r/r/“真的啊?”欧阳吃惊。r/r/“就是清溪的弟子姚水碧,卖给姜苒的毒。”云黛接话,“也难怪欧阳你诊断不出。”r/r/欧阳听了有些惭愧,叹道:“看来,臣以前没有去专门学制毒这方面,是错了。”r/r/“欧阳大人还年轻,若要学,多得是机会。”r/r/“清溪大师都不在了”他嘀咕,“留下这么个弟子,又是个只会制毒,不会解毒的祸害。唉,您说这清溪大师是怎么想的啊。”r/r/云黛笑道:“你不是说,清溪大师还有其他的弟子吗?”r/r/“话是这么说,要找到谈何容易。”r/r/“这倒也不难。”云黛笑道,“欧阳大人可知道,京城有家客栈,名叫间花韵?”r/r/“间花韵?知道。”r/r/“间花韵的老板娘,就是姚水碧的师姐。”云黛说。r/r/欧阳啊了声,被狠狠的震惊到了。r/r/那个容貌妩媚,下手又黑又毒的冷如霜。r/r/原来她是清溪大师的弟子!r/r/难怪,难怪她随手拿出来的个瓶子,就治好了皇后娘娘的病。r/r/难怪她轻描淡写,举手投足之间,就把他给放倒了。r/r/欧阳心中的震惊无可言说。r/r/云黛观察他神情,笑道:“看来,欧阳是与冷姑娘打过交道了?”r/r/“回娘娘,臣与冷姑娘的确有过面之缘。只是没想到,她竟有这样的身份。”欧阳笑道,“既如此,以后臣必定要与冷姑娘好生讨教番。”r/r/“你是该跟人家好好学学。”赵元说道,“不过眼下她不在京中,出门游玩了。”r/r/欧阳笑道:“这没什么,臣可以等她回来。”r/r/“在她回来之前,你也好好研究下相思香的解药吧。”r/r/“臣遵旨。”r/r/“下去吧。”r/r/赵元挥手让他下去。r/r/他前脚离开凤仪宫,后脚就被太皇太后派来的人急吼吼的叫去了。r/r/去了看,才知道,原来是为了姜苒看病。r/r/这姜苒虽然被废为庶人,但毕竟还是太皇太后的亲戚,直住在慈安宫里,从白天到晚上的昏睡。r/r/欧阳看完了问道:“皇后娘娘那里有解药,怎么不拿来给她用呢。”r/r/初晴满面忧愁的说:“用了,作用不大。大概是还缺少欧阳御医的诊治。”r/r/“是吗?瓶子拿来给我看看。”r/r/初晴从姜苒的枕头底下摸出只瓷瓶,递给欧阳。r/r/!vr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