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阳御医已经把自己能用的手段都用上了,可云黛就是不醒来。r/r/他也是束手无策。r/r/“皇上,臣已经尽力医治,娘娘头上的外伤已经止血无碍,可是”欧阳眉头紧锁,“般来说,头猛烈撞击之下,不仅会有外伤,也会有内伤。”r/r/“内伤?”r/r/“就是头脑里面。”欧阳指了指自己的头,“人的脑子里头是很复杂的,猛烈撞击,容易出血,还会造成其他损伤。”r/r/赵元璟忙问:“脑子里面出血会如何?”r/r/“这个不好说。”欧阳摇头,神色严肃,“伤在头里面,谁也不知道是在什么位置。也许会让人昏迷不醒,也许会让人丧失行动能力,也许会造成记忆混乱。总之,什么情况都有可能。”r/r/赵元璟脸色不太好,心里更是慌乱不堪。r/r/他强自压抑着内心的恐惧,稳住声音问:“最严重会如何?”r/r/欧阳沉默片刻,说道:“最严重的话也许永远不会醒来。”r/r/赵元璟心头嗡的声。r/r/许久,他才听见自己的有些飘的声音:“永远不醒,岂不就是死了?”r/r/“不不,这跟死是两码事。”欧阳摇头,“从前臣游历四方的时候,也曾见过几次这样的病人。他们有的是打架的时候被石头砸到头,有的是从高处坠落下来磕到头,也有的跟娘娘这样的情形。”r/r/赵元璟问:“他们都如何了?”r/r/“有个比较幸运,昏迷了几天后醒了过来。还有个醒来后就什么都不知道了,丧失切记忆,不知道自己是谁,甚至连走路吃饭这样最简单的事情,也都不会。完全变成了个初生的婴儿。”欧阳沉吟着,“另外还有个,就是我说的比较严重的情形,人没有知觉。。”r/r/“没有知觉?”r/r/“怎么说呢”欧阳试图组织语言,能够让皇帝听得懂,“她是醒着的,但是对别人的说话,动作,没有任何反应。她也不会动,只能躺着,像是个活死人。”r/r/太皇太后赶过来,正好听见这话,惊道:“那还不活活饿死?”r/r/“如果喂些稀粥之类的,还是能暂时维持的。”欧阳说道,“至于最严重的昏迷和没有知觉,那就只能等着活活饿死。”r/r/“云丫头到底是什么情况?”太皇太后问。r/r/“现在臣也不能肯定。”欧阳叹气,“外面的伤能看见,好处理。可脑子里面的伤总不能劈开脑子看看。”r/r/这话,让太皇太后打了个寒颤。r/r/把脑子劈开,那还能活么。r/r/“你别说这些吓人的话,你就说,有没有法子让云丫头醒过来?”太皇太后有些着急,“晏儿天天哭闹要娘亲唉!”r/r/她气急之下,就去埋怨赵元璟。r/r/“你也不知发的什么疯,非要把她关起来!两个小丫头年纪还太小,不记事也就罢了。晏儿都两岁了,他能不找他的娘亲吗?孩子天天哭,你这当爹的心,怎么能忍!”r/r/赵元璟没有反应。&x767;&x9540;&x400;&x40;&x201c;皇后是朕的黑月光&x722a;&x466;&x5c4;&x201d;&x6700;&x650;&x7a0;&x8282;&x72c;&x400;&x656;&x954;&x514d;&x8d39;&x9605;&x8;&x3002;r/r/文学度r/r/文学度r/r/文学度r/r/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