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舞追问道:“皇上到底是因何生你的气?你整天在宫里待着,又是月子期间,能犯什么错?”r/r/田氏笑道:“不过我们黛儿气色倒好,点也不像被关起来的人。”r/r/“姐,你就别问了。”云黛说道,“舅母,我又不是自怨自艾的性子,皇上关我,我也不会哭天抢地。”r/r/田氏叹道:“你不说,我们就不问了。今儿能来看你眼,到底也是放心不少。听说你出事,你外祖父和舅舅急的嘴上直起泡,我也是吃不下睡不好的。”r/r/云黛心中愧疚:“对不起,舅母,因为我,让你们担心,实在是不孝。”r/r/“你这孩子别说见外的话。你呀跟你过世的母亲容貌神似。你外祖和舅舅,都把对你母亲的宠爱,转移到你身上了。你有什么难处,千万要跟咱们说,别生分。”r/r/云黛笑道:“我记住了,舅母。”r/r/云舞叹气:“都说伴君如伴虎,以前我想着黛儿得宠,又有皇长子傍身,怎么也该安安稳稳的。谁知”r/r/她放轻了声音说:“果然这宫里不是什么好地方。”r/r/田氏摇头:“云舞,这种话不可再说。”r/r/云黛虽然不再说,但神情明显还是觉得不满。r/r/云黛问道:“你们是求玉芙公主帮忙的吗?”r/r/“起先是求到玉芙公主那里,但玉芙公主求皇上,皇上竟不见她。”田氏叹气,“要说玉芙公主也是实诚,她又去求太皇太后,正好先帝的周昭仪在慈安宫,就给她出了个主意,叫她去找秦王殿下。”r/r/云黛目光微闪:“秦王?”r/r/“是呢,还是秦王殿下与皇上的关系亲厚。”云舞高兴的笑道,“秦王去找皇上,皇上就立刻同意我们来探望你了。”r/r/云黛皱了皱眉头。r/r/田氏心细,见她神色不对,忙问:“怎么了呢,有什么不妥?”r/r/因是自家人,云黛也就不隐瞒,说道:“虽说舅母你们是好意,但以后咱们还是尽量别再找秦王帮忙做什么。”r/r/“为什么?”云舞问。r/r/“我也不好说的太细,总之,这会给秦王带来麻烦。”云黛说道。r/r/田氏道:“其实你舅舅也是这么说。不过我们也是没想到,玉芙公主会求到秦王殿下那里去。”r/r/她有些不安。r/r/云黛安慰她,道:“事情已经如此,舅母也别放在心上。其实也没什么大不了的。”r/r/她低低的自言自语:“反正他已经不相信我了。”r/r/云舞问:“你嘟囔什么呢?”r/r/云黛正要说话,外头传来太监的声音:“时间差不多了,夫人快请出来吧。若是耽搁的久了,皇上那里奴才没法交代。”r/r/云舞下子握住云黛的手,眼泪几乎流出来。r/r/“黛儿,你告诉姐姐,姐姐怎么做,才能帮到你?”r/r/“姐,你好好的管着铺子做生意,就是帮我。”云黛手拉着她,手拉着田氏,说道,“你们都是我最亲的亲人,只要你们好,我在宫里就能没有牵挂。”r/r/“可我们也会担心你啊。”云舞哭着说,“晏儿和浅儿他们都被带走了,到底要怎么办嘛?”&x767;&x9540;&x400;&x40;&x201c;皇后是朕的黑月光&x722a;&x466;&x5c4;&x201d;&x6700;&x650;&x7a0;&x8282;&x72c;&x400;&x656;&x954;&x514d;&x8d39;&x9605;&x8;&x3002;r/r/文学度r/r/文学度r/r/文学度r/r/文学度r/r/文学度r/r/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