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然可以,小表哥请吧。”云黛欣然让开,随意找了个位置坐下。r/r/明经也就领着赵元和以及其余两名好友,各自在亭子里找了个位置坐下,欣赏明纬的琴声。r/r/在座的都是至亲好友,且云黛和明萱都是出嫁女,也就没有那么多的避讳,各自找地方坐着。r/r/明纬端坐古琴前,轻轻抬起手。r/r/铮。r/r/开始节奏舒缓,随后琴音逐渐变得激昂,壮阔。r/r/与云黛抚琴时候的缥缈清幽之感,完全是两种感觉。r/r/明萱笑道:“二哥到底是男子,虽说这琴音令人振奋,不过,却不太适合今儿晚上的氛围。”r/r/赵元和道:“不错。本王还是更想念云皇嫂的质朴琴音,虽然不够娴熟,胜在情感丰富。”r/r/云黛向他报以微笑,随即才醒悟,他根本看不见自己。r/r/这么个霁月清风的温柔少年郎,真是让人遗憾。r/r/赵元和依坦然温柔,笑着说:“小皇叔觉得呢?”r/r/众人目光落到他身上。r/r/秦王爷的冷酷是众所周知的,在场的除了赵元和,也没人敢主动要求他说什么话。r/r/赵纾正靠着栏杆而坐,神态慵懒,闻言说道:“听不出来区别。”r/r/众人:“”r/r/虽说这秦王殿下以武力闻名,但出身皇室的他,怎么可能不会赏琴呢。r/r/他不过是懒得说。r/r/赵元和就笑道:“小皇叔性子向如此,大家别在意。”r/r/众人点头微笑。r/r/谁敢在意哦。r/r/明纬曲终,意犹未尽,抬手又开始弹奏。r/r/这下大家可不捧场了,各自说话的说话,喝酒的喝酒,结伴去赏月的赏月。r/r/明纬也不在意,自得其乐。r/r/云黛也就取了盘子点心,坐到廊下,靠着柱子,边吃,边听小表哥的琴声。r/r/赵元和走过来,笑道:“云皇嫂吃的什么,好浓郁的香味。”r/r/云黛就随手拿块放到他手中,笑道:“这是红豆做的点心,味道不错。只是有点甜,不知是否合逸王爷的口味。”r/r/赵元和咬口,漂亮却无神的眸子,看不出什么神色。r/r/他笑道:“我虽不惯吃甜食,不过,这点心确实不错。”r/r/“逸王爷喜欢,这盘子都给你。”云黛把盘子放到他手中,“正好我也吃饱了。”r/r/赵元和愣,似乎没想到这位皇嫂性子如此率真。r/r/他柔软的笑了笑,说道:“只可惜,皇兄不在这里。他人在宫里,想必也孤单。”r/r/“那可不见得。”云黛说道,“他又不是你们,没有娶妻,孑然身的。宫里不知多少女人求着要陪他。”r/r/赵元和失笑。r/r/这位小皇嫂的性子可真是什么话都敢往外说。r/r/“你们之前在那边做什么呢?”云黛问他。r/r/“作诗。”赵元和柔软的笑着,近距离看着,当得起唇红齿白四个字。r/r/反正他看不见,云黛的目光就肆无忌惮的在他脸上打量着,随口问道:“逸王作什么诗了,念给我听听。”r/r/逸王柔声笑道:“我没什么才华,胡诌罢了。皇嫂在京中,应该也听说过,连父皇都嫌我无用。”&x767;&x9540;&x400;&x40;&x201c;皇后是朕的黑月光&x722a;&x466;&x5c4;&x201d;&x6700;&x650;&x7a0;&x8282;&x72c;&x400;&x656;&x954;&x514d;&x8d39;&x9605;&x8;&x3002;r/r/文学度r/r/文学度r/r/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