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云湘低声啜泣:“妾身昨儿在御马监的太监房待了宿,熬了夜睡不着。身上又不舒坦妾身真担心,这样下去,还能不能熬得住。”r/r/太皇太后有些不赞同的瞥了眼云黛。r/r/云黛道:“太皇太后,这顾采女涉嫌害先皇后娘娘,先帝罚她幽闭玉福宫。如今她私自跑出来,这事就算了不成?”r/r/“这件事,自然不能就这么算了。”太皇太后说道,“哀家是顾及着她肚子里的孩子。等孩子生下来,该怎么处罚,还是该如何。”r/r/“太皇太后是觉得,顾采女犯的错,还不足以让她继续受罚吗?太皇太后的懿旨,我不敢违背。不过,我这里有样东西,还请太皇太后过目。”云黛声音有些冷,朝红豆看了眼。r/r/红豆立即从袖子抽出张卷起来的纸,递给太皇太后身边的宫婢。r/r/宫婢接着,送到太皇太后面前。r/r/太皇太后先是随意扫了眼,目光立即凝住。r/r/她接过纸,仔细从头至尾看了遍,脸色越来越沉,眼神也越来越冷。r/r/顾云湘关注着她脸上的表情,心中越来越不安。r/r/“太皇太后”r/r/“住嘴。”太皇太后寒着脸,把纸扔到她脸上,“你自己看看吧!”r/r/顾云湘连忙捡起纸,扫了遍,随即脸色大变。r/r/她没想到,魏毅那个废物,竟把切都招了!r/r/这个废物!r/r/他不是已经做了御前总管了吗,竟没能把刘德全给处理干净,让他还有翻身之日!r/r/顾云湘又悔又恨。r/r/她悔自己太大意,没能直盯着魏毅,把刘德全给弄死。r/r/顾云湘心中很慌很乱。r/r/现在证词已经扔到了太皇太后面前,就说明魏毅已经被控制了。r/r/她扫了眼云黛,想起在慈安宫门口的时候,她忽然问了梧儿那句话。这是不是说明,梧儿也被她抓了?r/r/顾云湘手抓着椅子扶手,才能站稳身子。r/r/太皇太后冷着脸看她:“顾采女,你给哀家解释解释,这上面说的事情,是怎么回事。”r/r/“妾身不知道。”顾云湘咬牙,矢口否认。r/r/眼下她也没有别的法子了。r/r/反正她肚子里有先帝的遗腹子,就算她犯天大的错处,太皇太后也会留着她的命。r/r/云黛眼看穿她的意图。r/r/她说道:“顾采女,你空口白牙的否认,可是不行的。魏毅和梧儿已经全都招了。你再嘴硬也改变不了你做过的大逆不道之事。”r/r/“求太皇太后给妾身做主,妾身真的不知道这件事。妾身直待在玉福宫中,哪里有本事去煽动诚王余党?”顾云湘哭着跪到地上,“如今妾身无依无靠,也只能任由别人欺负。”r/r/云黛毫不客气说道:“顾云湘你也就会装装可怜。”r/r/她站起身,面向太皇太后,说道:“老祖宗可知道,诚王余党是如何埋伏追杀秦王殿下和晏儿的吗?”r/r/秦王回来后,就直接回了王府养伤,还没进宫过。r/r/太皇太后也并不知道他到底伤的有多重。r/r/“怎么,纾儿伤得很重?”&x767;&x9540;&x400;&x40;&x201c;皇后是朕的黑月光&x722a;&x466;&x5c4;&x201d;&x6700;&x650;&x7a0;&x8282;&x72c;&x400;&x656;&x954;&x514d;&x8d39;&x9605;&x8;&x3002;r/r/文学度r/r/文学度r/r/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