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德全端详片刻,很满意:“多年没用,我这手功夫还没落下。跟了太子爷后,本以为这手艺辈子也用不上了,谁知,还有机会。”r/r/他左右看看,脚步蹒跚的去搬来只铜盆,把削下来的块皮放进去,说道:“你这身肉,应该能装满这盆的。”r/r/魏毅面孔惊恐之色。r/r/他看着盆,仿佛看见了自己的浑身皮肉,都被刀刀的片下来,装满了铜盆。r/r/“师父,我知错了。师父您原谅徒儿次。”他忍不住祈求起来,“我以前是太蠢笨,没能明白师父的苦心。以后您使劲罚我打我骂我,我定听话。”r/r/“以后?”刘德全似乎听见了世上最好笑的笑话,“你当我是什么样的蠢货,知道你是个白眼狼,还会给你机会?”r/r/他举起小刀片,说道:“我把刚才的话再告诉你遍。今儿,你是肯定要死在这里的。但这死跟死呢,也是有很大区别的。如果你让为师满意,为师就给你个干脆,赏你刀,让你死得干脆点。如果你继续惹为师生气,为师就赏你千刀,让你眼睁睁看着自己变成副骷髅架子,活生生疼死。相信我,我有这个能耐。”r/r/魏毅现在是真的怕了。r/r/他跟了刘德全十年,对他的性格比任何人都了解。r/r/他痛哭流涕:“师父,您就饶了我回吧”r/r/刘德全冷下脸,举起刀子,在他腿上又小心翼翼削下块皮来。r/r/魏毅又疼又害怕,痛哭不止,叫道:“师父,我已经认错了,你为何还要折磨我!你让我干脆点死了吧!”r/r/“为师还要问题要问你。”r/r/“我都招了,是我让梧儿去陷害您,是我欺师灭祖,忘恩负义,不得好死!”魏毅知道自己今天是活不了了,他只想死的痛快点。r/r/刘德全说道:“我问你,云娘娘和秦王爷遭遇诚王余党埋伏的事情,跟你有关吗?”r/r/魏毅听到他提起这事,心里咯噔声。r/r/他忍不住说:“师父直待在御马监,怎么能知道这么多事?”r/r/他不仅知道自己跟梧儿结对食的事情,竟还知道埋伏之事与自己有关?r/r/“呵,你以为我这么多年是白混的吗?”刘德全冷冷的说,“你快些招了,也省的我费事。”r/r/魏毅有些胆寒。r/r/他忽然发现,他似乎并没有自以为的那么了解刘德全。r/r/刘德全说道:“今儿为师有的是时间与你耗,你若是个硬骨头呢,就挺着别说。我还可以去审问梧儿,就是不知道梧儿是不是能跟你样,能忍受这凌迟之苦呢?”r/r/魏毅忙道:“师父,我说!”r/r/刘德全啧啧两声:“你连师父都敢害,我还以为你是个狼心狗肺没心肠的人,没想到你对梧儿那贱人,倒是有几分真心实意。”r/r/魏毅急忙否认:“不,我不是这个意思。我是不想受凌迟之刑。”r/r/“行吧。随便你是怎么想,反正我也不在乎。”刘德全坐了下来,“那就痛快的说罢,到底是怎么回事。”&x767;&x9540;&x400;&x40;&x201c;皇后是朕的黑月光&x722a;&x466;&x5c4;&x201d;&x6700;&x650;&x7a0;&x8282;&x72c;&x400;&x656;&x954;&x514d;&x8d39;&x9605;&x8;&x3002;r/r/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