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靳岚起长大,所以对靳瑶也是看着长大的。我直把她当作妹妹。”赵元璟说道,“不瞒你说,她以前也直叫我哥哥。”r/r/云黛看着他。r/r/“所以,你不要以为我关心靳瑶,是为了别的什么。只因为我跟靳岚的兄弟之情,对她也只是兄妹。其实孟御医曾经断定过,靳瑶活不过十八岁。”r/r/云黛吃惊:“她病的这么严重?”r/r/“是的。”赵元璟神色严肃,“这件事,只有靳瑶的父母,靳岚,以及我知道。我现在告诉你。”r/r/“那靳瑶自己知道吗?”r/r/“她还不知道。”赵元璟说道,“不过,也许她自己也有些感觉吧。她直是个特别敏感的女孩。”r/r/云黛有些难以置信:“靳家知道她这样,还让她进宫做太子妃?这是何苦来哉?我看靳瑶进宫也并不高兴,倒不如让她跟家人在起,也不必如此孤寂。”r/r/“为了瞒着靳瑶,这件事谁也不知道。宫里自然也不知道。他们选定了靳瑶,如果要拒绝,就只有把真相说出来,到时岂非人尽皆知?”赵元璟轻声说道,“靳家不想让靳瑶知道这么残酷的真相。”r/r/云黛沉默。r/r/靳瑶现在已经十六了。r/r/如果她知道,自己只剩下两年的日子,心里会怎么想?r/r/云黛扪心自问,若是她自己,她定很难以接受。r/r/预知未来听起来很酷,但事实上,无法改变的未来,还是不知道最好。r/r/既然这是靳家人的决定,外人自然没有资格评论什么。r/r/云黛说道:“只是觉得,这样对你也有些不公平。”r/r/“我?”赵元璟浑然不在意,“在选太子妃之前,靳岚就把这件事告诉了我。这说明靳家是把决定权交给了我。如果我拒绝,他们也只能说出这件事。”r/r/“你没有拒绝。”r/r/“是。”赵元璟微笑,“刚选她的时候,我是无所谓的。既然我定要有个太子妃,成全了靳家也没什么不好。后来遇到了你我曾经想过要让你当太子妃,我也跟父皇求过。”r/r/“皇上肯定不会答应你。”r/r/“父皇向我要个原因,不要靳瑶的原因。”赵元璟把手搭在她肩膀上,转脸朝她笑,“我说不出来。我怎么能跟天下人说,皇家选定的太子妃,其实只剩两年寿命?这对靳瑶来说,太残忍了。”r/r/云黛道:“如果我是你,我也会这么做。”r/r/赵元璟转身面对着她,认真说道:“在我决定娶靳瑶的时候,直到现在,你从来都没有跟我闹过,也没质问过我。”r/r/云黛摆手:“我没那个资格,也没立场。”r/r/赵元璟字句道:“谁说你没有?在我心里,你才是我真正的太子妃。但你好像始终没有什么表现,既不高兴,也不生气。我去靳瑶那里,你也很淡然。顾云黛,你是不是点也不在意我宠幸其他女人?”r/r/云黛突然不知该说什么好。r/r/“其实我也有点生气的。”她讷讷说道。&x767;&x9540;&x400;&x40;&x201c;皇后是朕的黑月光&x722a;&x466;&x5c4;&x201d;&x6700;&x650;&x7a0;&x8282;&x72c;&x400;&x656;&x954;&x514d;&x8d39;&x9605;&x8;&x3002;r/r/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