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黛没有轻举妄动,而是让保兴去查那个小公公的底细。r/r/结果查出来,这小公公并不是上林苑的人,而是从司薪处才调到上林苑的。r/r/红豆说道:“奴婢觉得,这事没那么简单。”r/r/“我也是这么想。”云黛沉吟,“陈雪燕应该没那么蠢吧,把这种事交给个才来的小太监做。”r/r/“难道说,是有人想栽赃陷害给陈侧妃?”r/r/“也不是没有这个可能。”r/r/“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人先害小主,然后嫁祸给陈侧妃,可谓是箭双雕。”红豆神色凝重,“奴婢觉得,这次玉竹说的也许没错。”r/r/玉竹在旁激动的说:“我就说吧,这事十有**,跟承明殿那位脱不了干系。我娘跟我说过,这看着慈眉善目的人,不见得就是真的好人。她既是正妃,却被小主生生的压了头,她能好受吗?”r/r/云黛道:“先别急着下定论。”r/r/玉竹说道:“都这么明显了”r/r/“玉竹,小主说的话你没听见吗?”红豆冷冷看了眼玉竹,“你在这屋里说行,若是在外头乱说话,会给小主惹来祸事。”r/r/玉竹乖乖噢了声:“我这是在咱们自己人面前才说的。”r/r/红豆问:“小主,咱们接下来怎么办?把这事告诉殿下吗?”r/r/“再等等。”r/r/保兴奉命调查那个名叫平山的小太监。r/r/他连续盯了三天,在个晚上来跟云黛禀报:“小主,那平山此刻正在司薪处,似乎在等着什么人。要不要把他们举抓获?”r/r/云黛道:“先别抓。”r/r/她进屋去换了身轻便的袄裙和羊皮靴。r/r/出来后保兴见了,觉得不解。r/r/“我们起去看看,平山要等的人是谁,说不定会有意外的收获。”云黛整理着衣裙,说道。r/r/保兴有些犹豫:“小主身份贵重,还是让奴才个人去吧”r/r/“又不是去打架,你怕什么?”云黛笑道,“咱们就偷偷看看。”r/r/保兴想了想,同意了。r/r/便是被连山发现了又如何,大不了直接把他捆走!r/r/于是趁着夜色,云黛和保兴二人,摸黑去了司薪处。r/r/这司薪处,说白了就是提供炭火之类东西的部门。r/r/夏天还感觉不明显,到了寒冷的冬天,就特别需要了。这样的天,屋里若没有炭,简直是要人命。r/r/因此,在这里的公公们,油水也是很丰厚的。r/r/那平山从这里调到上林苑去做个小小太监,若说他是心甘情愿,肯定是有什么好处。r/r/“小主,这里——”保兴压低声音,指了指不远处。r/r/云黛看向那里,果然看见个小太监,鬼鬼祟祟的,缩着脖子,蹲在墙角处。r/r/“小主,在这里藏着,离得近点,还不会被发现。”保兴拉着云黛站在三棵树合围的个角落处。r/r/刚好能遮住他们的身影。r/r/云黛靠着树,从荷包里摸出小把瓜子,都是剥好了皮的,递给保兴:“吃吗?”r/r/保兴愣了下,忙摇头,有些不好意思:“奴才是男人,不吃这些零嘴儿。”&x767;&x9540;&x400;&x40;&x201c;皇后是朕的黑月光&x722a;&x466;&x5c4;&x201d;&x6700;&x650;&x7a0;&x8282;&x72c;&x400;&x656;&x954;&x514d;&x8d39;&x9605;&x8;&x3002;r/r/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