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黛停下脚步。r/r/那人在阳光下的面色如白瓷般,眸色深而远。他脊背笔直,背对着烈烈秋光,周身光芒流转。r/r/每寸都精致到极点。r/r/云黛心中赞声。r/r/这样的美男子,世所罕见。r/r/玉竹扶着她,见她停下打量,便也看过去。r/r/她笑道:“那位是静贵妃的亲侄儿呢,靳公子,京都无人不晓的三公子之。”r/r/云黛道:“连你都知道?”r/r/“奴婢也不是生来就在宫里呀。”玉竹抿唇笑道,“靳公子七岁就因才学闻名京都,长大后容貌过人,加上身份尊贵,谁不知道?靳公子如今不过二十四,已经中了进士三甲。人都说他将来是要入阁拜相的。”r/r/云黛点头:“的确是才识容貌皆惊艳。”r/r/玉竹笑道:“听说,从靳公子十四岁开始,京都中有女儿的人家,都排着队的想上门求亲呢。”r/r/“他既然已经二十四了,想必连子女都有了吧?”r/r/“这正是奇事,还没定下呢。”玉竹悄声笑道,“正因为太出色,也不知是该做驸马好,还是做郡马好。”r/r/这是公主和郡主在争抢?r/r/云黛笑道:“只怕她们都得落空。”r/r/靳岚既然立志入阁拜相,那就不可能做驸马或者郡马。r/r/皇亲国戚不许干政,做了驸马,注定不可能拜相。r/r/玉竹忽然想起件事,轻皱眉头,低声说:“不过,这位靳公子有个妹妹听说也是生的国色天香。”r/r/云黛道:“这位靳公子的母亲定是个大美人。”r/r/“那倒是的。”玉竹有些忧虑,“据说这次皇家给殿下选的太子正妃,就有可能是靳家的这位小姐。”r/r/云黛挑眉:“你从哪里听来的?”r/r/“我也是听别人传的,至于真假,说不好。”玉竹又看了眼前方的靳公子,“不过见了这位靳公子的风姿,奴婢倒是信了。”r/r/她又看向云黛,小心翼翼道:“主子,您别生气。”r/r/云黛笑道:“我生什么气,太子要娶正妃,不是早晚的事吗。若是个像靳公子这样的绝色佳人,当然更好。”r/r/玉竹皱眉,心想小主就这么不在意吗。r/r/如今小主在东宫算是得宠的,若是来了位国色天香的靳家贵女r/r/偏生殿下也是不冷不热的,高兴的时候就来,不高兴了就十天半个月的不见影子。r/r/玉竹这颗心实在为自家主子的前程担忧。r/r/云黛跟侍卫小队的统领打了招呼,自去找方便的地方。r/r/又赶了半个时辰的路,车队停留下来歇息片刻,吃点东西。r/r/玉竹收拾了许多干粮瓜果吃食带着,只要跟附近的平民借只小炉,煮些热茶即可。r/r/锦衣卫的侍卫们也都原地休息,吃随身带着的干粮。r/r/他们吃的都是干巴巴的馒头饼子,云黛就叫玉竹送些茶水点心过去,又分了瓜果。r/r/这东西也不能存时间长。r/r/侍卫们都纷纷跟玉竹道谢,弄的玉竹张小脸红成了柿子饼。r/r/她高高兴兴回来,笑道:“小主,有好玩的呢,刚才有只兔子窜进来,正撞在了靳公子的马蹄子上,竟活活撞死了。”r/r/云黛笑道:“马蹄版的守株待兔。”r/r/她探出头,看见那位玉树临风的靳公子,正提着灰兔,往路边走。r/r/这是要埋了?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