靳姗斜睨她:“齐昭仪眼睛不好使,不如让思御医给你看看。如今思华年可是京都最受欢迎的大夫。”

“看来你是很想让思御医给你瞧瞧。”

“我眼睛好的很,不会挤眉弄眼。”

“那你就是脑子不好,更该看看。”

“很显然,这屋子里唯一脑子不好的人,就是你齐昭仪。”

“我怎么脑子不好使了?”

“昨儿也不知是谁,把尚衣局的布料算少了,在哪里急得直哭。”靳姗揶揄她,“后来是大公主路过,帮你重算了遍吧。”

齐筱涨红脸,恼羞成怒:“我那是一时看错了!”

“咦,这不就是眼睛不好吗?”

“你——”齐筱气的跺脚,朝云黛说,“娘娘,她又欺负我!”

云黛摆手:“你们两个出去吵架,别烦我。”

靳姗道:“听见没,娘娘都烦你。”

齐筱气急败坏:“娘娘烦的是你,就是你话最多,该说的说,不该说的也瞎说!”

两个人吵吵嚷嚷的走了。

青衣笑道:“二位娘娘终日这般,好像不吵架,日子就过不下去了似的。”

云黛不在意:“宫里日子寂寞,只要不过分,她们喜欢如何,便由着她们去吧。对了,浅儿不是说想出去逛吗。你让保兴去安排,再问问齐筱她们,若是愿意去,也带她们一起去逛逛。”

“哎,奴婢记下了。”青衣抿嘴笑。

云黛道:“你笑什么?”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