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这么晚叫我来,到底那里伤到了?”

“没有受伤。”

南墨下床,将衣服重新整了一下,他拿起沙发上的鸡蛋递给她,“北国的义母说这是神鸡下的蛋,吃了能开心,重点是让你吃。”

花荏苒走过去,“你,你叫我来,就是为了让我吃鸡蛋?”

“不止鸡蛋。”他把从北国带来的礼物都分了一半给花荏苒,“北国的义父义母给未来儿媳妇的,嫌弃么?”

花荏苒看了看摇头笑着说:“北国的义父义母还挺可爱的哇,仿佛你是游子外出,给你各种吃喝的,你给我一半她们会生气么?”

“不会,你以为他们给我鸡蛋是干嘛的。”

花荏苒耿直道:“让我给你下‘蛋’。”

南墨夸奖,“不错,什么时候下?”

花荏苒害羞的低着头,“还没结婚呢~”

南墨好心情的大笑,这一刻他想将婚事提前了。

将东西分给她,花荏苒准备走。南墨忽然拦着她的腰在她的唇上缠绵厮磨,“荏苒东西放下,明天再走。”

“不~我爸还在家等着我。”

南墨喉结滚动,理智起身。为她整了整衣服,“明天来皇家找我,花伯爵要去涠洲检查当地的税务,几天不在家。”

花荏苒脸红点头。

“到时候我叫人去接你。”

“可是你也在忙,我来会打扰到你。”

南墨将她面前的一缕长发别在她耳后,“不会,你现在就可以练习帮我处理公务的能力了。晚上吃过饭,直接在这里……嗯?”

花荏苒羞涩的点头,“嗯,别人会不会说什么?”

“谁敢?”

花荏苒:“我爸。”

“他不敢。”南墨一天未见花荏苒,他拉着花荏苒坐在沙发上让她陪自己聊天。

花荏苒道:“墨,我该回家了,要不然我爸会疯的。”

南墨看了眼手表,“让人送你。”

花伯爵在家里气的准备去皇宫找女儿的时候,她提着一大袋的东西自己回来了,“爸,你还没睡啊。”

“这是什么?”花伯爵指着那些东西。

花荏苒说:“这是墨在北国的义父义母给我准备的礼物。”

“就取个鸡蛋,红枣,腊肉……这些?皇宫是多缺人,来传唤你的时候那些佣人也能将这些东西给你带过来还让你亲自去一趟皇宫?”花伯爵敢气不敢言。

女儿嫁人也有两面性。

高嫁,男身份太高自己不敢出言教训。南墨是自己未来的上级,别看自己是老丈人,也得缩着不敢挑毛病,女儿以后也会是自己的上级。

下嫁,自己看不起。

花伯爵忧愁,女儿嫁给谁比较好?

管家出没,安慰花伯爵,“你现在想这些还有什么用,荏苒已经是公认的南国皇妃了。”

“唉,管家,我就这一个女儿。”

管家:“荏苒也是我看着长大的孩子,吃不了苦。”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