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错,所以方才为父才说如此命格的人世间难求的,所以当初在算到程逢九出生的时辰时,我便乔装前往了程家村,悄悄的在其母亲身上做了一些手脚,所以说,这程逢九之所以能够达到这至阴命格说是人为的也不为过。”元葵倒也没隐瞒这事儿,毕竟洛阳是他的义子。

洛阳顿时恍悟的点了点头道:“原来如此,那这么说,当年程家村的矿难很有可能是跟师父这逆天所为有关了。”

“矿难?”元葵侧目朝洛阳看了一眼:“程家村那次矿难,其实也是为父导演的,其目的是为了中和一下程逢九的命格,所谓的生百人死百人不过就是为了补至阴命格上面的缺罢了,这一点其实没什么好计较的,成大事者不拘小节嘛。”

又是人为?

洛阳眼神之中露出了诧异的神色,要知道那可是一百多条命啊,从元葵的嘴里面说出来居然会那么轻描淡写,不过洛阳的惊讶倒是也没持续多久,因为他知道面前的这位义父所要做的事情如果说出来绝对是人所不能象的,也是世人绝对难以望其项背的。

“阳儿,你是否觉得为父毫无人性?”发现身后的洛阳沉默不语了,元葵轻笑着站起了身,拿起镊子将香炉内的沉香熄灭。

“孩儿不敢!”洛阳回答的很平静,但是其内心却早已经波涛汹涌了,因为他很清楚义父的性格,达到他那种高度的人,根本不会将人性当成一回事儿,哪怕自己这个义子在他的眼里也是如此。

他一直都很清楚自己其实不过就是义父手中的一枚棋子,随时都会因为布局而丢弃,可他也清楚义父的恐怖实力,也正是如此,才造就了洛阳对其又惧又敬的畸形情感。

国道社里,刚刚走出房间的我,迎面碰见了缓缓走来的斩龙,此时的斩龙表情有些郁闷。

“尊龙大人说有重要的东西需要我来充当这个搬运工?”这是与斩龙再次见面时他的开场白。

我笑着将他请进了我的办公室,斩龙坐下后,我亲自给他泡了杯茶。

“这玩意儿的确挺重要的,如果落入了邪门歪道的手里面,威力可是不下于核弹的。”而我开口的一句话直接就把斩龙给唬住了。

“该不会是死亡书吧?”斩龙猛的从沙发前站了起来。

我轻笑着朝他摆了摆手,又说了一句让他更为震惊的话:“死亡书算什么?在它的面前恐怕是一文不值了。”

要知道在此之前死亡书应该算是现世之中最强且最令人闻风丧胆的东西也是不为过的,可我这会儿却说要让他运送的东西比之死亡书还要厉害?甚至说死亡书在它的面前简直不值一提?

“你该不会是在跟我开玩笑吧?”斩龙的惊讶并没有持续太久。

我也没含糊,直接将装有金属条的盒子递给了他,随后示意他可以打开。

斩龙紧锁着眉头,一脸凝重的打开了盒子,望着安静的躺在里面的金属条眼神有些诧异,随即抬头看了看我,瞧见我玩味的笑容后,忍不住撇了撇嘴道:“就这个?”

望着眼神之中郁闷之味无以言表的斩龙,我正色的点了点头道:“没错,看不出来吧,就这么一根小小的金属条所蕴含的能量如果被有些能力强悍的大拿掌握在手里的话,绝对足以将这个世界给毁灭掉。”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