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咯咯咯……看你对秦大哥的维护,还说你们没有私情?不过现在用我自身精魂炼制的离恨蚕魂阵已经被秦哥哥破解了,并且我的冰清身躯也被秦哥哥摸遍了,那以后他可就不属于你一个人了。”

一阵咯咯笑声响起,女修看向萤怡,又扫视一眼身后的秦凤鸣,口中突然说出了一句让萤怡与秦凤鸣都刹那脸红的言语。

这位漂亮女修,此时虽然依旧是男修装束,但在秦凤鸣三人眼中,已经不再将之当做男修,因为无论神情面容,话语语气,都已经是一个确确实实的无比漂亮女修。

如此一位漂亮不可方物的女修,举手投足间的动作,以及说出的话语,着实让在场三人脸上满是羞红神色。

女修虽然话语极具挑逗之能,但看其神情表情,却没有一丝下作意味。

反而显得仪态动人,气质靓丽雍容。如此一个矛盾体出现在一个人身上,竟给人一种赏心悦目,心情撞撞之感。

“呸,你我两方是敌对之势,说什么梦言呓语?”萤怡轻啐一口,恨然说道。

听闻女修言语,萤怡心中其实没有什么惊怒之意,非但没有怒意,反而心中砰砰跳起,一股奇异感觉在体内激荡难平。

身躯错开,秀目不由的看视了秦凤鸣一眼。

萤怡的神态扭捏,目光看过,神情充满了娇羞之意。她的这种表情,与对面的女修是两种不同的神态,均都能够让人心中不免荡漾而起一种奇异感觉。

“这位仙子,不知芳名如何称呼?我们争斗过了,下面罢手言和可好。”秦凤鸣看向女修,轻咳一声,口中随之道。

对于面前这位獒兽一族女修,他此时也没有了争斗之心。

先前与之对战之时,心中并没有丝毫的怜香惜玉,每每挥出拳掌,均都是可以开山裂石的攻击,绝对存着一击将对方伤于手下之心。

而女修虽然闪避时候多,但每一次抽冷的一道攻击,也足可让一名炼体修士身受伤病,皮开肉绽。

但是就在对方被控,心中异样感觉之后,秦凤鸣心中的杀伐之意如同一团烈焰遇到了瓢泼大雨,直接暗淡泯灭了。

这位看似柔弱,但又性情古怪,行为大胆且泼辣的女修,让秦凤鸣已经升不起将之灭杀之心,面对女修不应该说出的脸红话语,秦凤鸣虽然心中并不为意,但心头也有一种难言的舒适感觉涌现。

他实在有些好奇,自己长相说不定英俊,身躯也算不上伟岸,但自己遇到的不少美女修士,似乎都对自己有好感。

远的且不说,就是藤妖一族的君韵,看自己的目光也没有冷冽憎恨之意。

玉衡之地的瑶络,对他也是多有维护之意。

秦凤鸣对于漂亮女修,绝对没有任何异样之心。他身为男身,自然也有男身应有的情欲之念,但自小受师傅张力正道思想的灌输,让他心中的是非曲直早就明晰在胸。

秦凤鸣对师傅张力的恭敬,是发自内心的,也是刻画在骨子之中的。

可以说没有张力师傅的大力培养与精心帮助,秦凤鸣根本就不可能有后面踏入修仙界的机会。

正是如此,他时时念及师傅张力,并铭记他对自己的谆谆教诲与为人之道。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