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擦!”

假徐逸化为灰雾钻入了苟富贵的身体,显然是要进行某种不可告人的夺舍。

天空之上,石小凡眼神平静,冷漠看着。

他并不是托大,而是在蓄力。

咔咔咔……

苟富贵肥胖如猪的身体一阵乱响,整个人像是蛆一样在地上扭曲。

一双绿豆眼,一会正常,一会彻底化为如深渊一般的黑色,五官都彻底变形。

假徐逸并没有顺利夺舍,他将大部分灰雾没入了苟富贵的全身经络与血液,剩下精华的一部分,正要冲入苟富贵的脑海神念海,却发现有一层淡淡的金色薄膜突然出现,将苟富贵的神念海整体包裹起来。

任由假徐逸拼命冲撞,都纹丝不动。

但剧烈的痛苦,已经是让苟富贵发出猪叫一般的凄厉哀嚎。

这是他从未承受过的痛苦。

而高空之上,石小凡已经蓄力完成,双手掐诀中,一座巨大的世界虚影降临而下,如果有人仔细看的话,会发现这世界虚影就是曾经的天武大陆,还未毁灭之前的模样。

轰!

天地间一片震颤,整个城市废墟都被笼罩其中,滔天的压力降临,封锁一切。

废墟中,修罗之力萦绕在身的徐逸猛的一顿,只觉得身上承受的压力之大,怕是不比南疆十万大山一起压来要轻松。

“石小凡……”

徐逸脖子上青筋隐现,努力抬头,看到虚空之上那一袭单薄的灰袍,呼了口气:“这就是你真正的实力么?”

太强了!

虽然石小凡的境界波动还在鸿蒙境,但展现出的实力已经是超越了鸿蒙境的范畴。

毕竟这里是天武大陆的残破碎片,有天武大陆残存的天道之力加持之下,这里就是石小凡的主场,完全可以理解成石小凡扩大了无数倍的领域,也可以看做是石小凡的体内世界化影。

在这里,石小凡就是绝对主宰!

噗噗噗……

之前疯狂追击徐逸,却因为徐逸收起本源之力,转用修罗之力,失去了目标的魂潮,在这恐怖的压力之下,悉数破碎,如梦中泡影一般,消失不见。

整座城市废墟里,再也不见一道虚幻的影子。

徐逸沉思片刻,干脆将修罗之力收起,土黄光芒再度浮现在身体表面。

本源之力加持之下,那原本如山如海的沉重压力,立刻就消失得无影无踪。

天武大陆是一片大陆,有天道规则衍生,也有天道之力压制。

可徐逸身上的本源之力,来源于世界之心,是这颗星球的起源!

两者比起来,本源之力是爷爷辈的!

哪有孙子压制爷爷的道理?

石小凡感知得到,但他并未在意,大手一挥,无数符箓虚影呈现,朝着苟富贵压制而去。

“吼!”

苟富贵猛的站起,仰天怒吼。

双目一片漆黑,没有眼白。

“我能灭你一次,就能灭你第二次!已经腐朽的世界,还敢压制我?”

假徐逸并未完全占据苟富贵的身体,起码苟富贵的灵魂还保持着纯粹,是最后一片净土。

他的神念此刻正蜷缩在神念海中嗷嗷大哭。

已经很小心很警惕了啊,可还是中招了!

无论是石小凡还是假徐逸,来头之大,力量之诡异,都已经远超了他的钞能力。

就如同凡人永远没办法与天道斗争,是一个道理。

那些整天嚷嚷着要逆天的人,其实都是天道之下苟延残喘的奴隶而已,真正要逆天的人,只会默默去做。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