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75年,9月26日,9-11区。

礼乐式机枪250发/分的射速其实算不上出色,投射量比起常见的88炮还差了不少——后者一枚榴霰弹就有200钢块,一分钟能打好几发,比两台机枪加起来还多。但炮弹的弹片是随意散布的,虽然数量多,却未必能蒙中多少。而机枪却可以主动瞄准,将子弹有意识地朝人群密集的地方倾泻过去,虽说也有不少打空,但总体效率还是要高多了。

而这冷冰冰的“效率”背后,是血淋淋的生命流逝!

“呜啊!”

拔都跌坐在地上,惊恐地看着身边的手下们身上不断冒出血花。

之前他的马第一时间就被打中,狠狠摔在地上,连累他也跌落马下。但这其实算幸运的了,因为就在他身边,有一个接一个的倒霉蛋直接被打中了身体,然后血肉模糊地一命呜呼了!

这样的惨剧仍在继续。元兵一开始出现伤亡,还没太在意,以为是东海兵终于开始反击了,反倒逼出了狠劲,加速前进。但他们很快就发现不对劲了——枪声连绵不绝地从南边传来,而自己人则成片成片地倒下,这绝对不正常!

而百户拔都已经落马,失去指挥的他们很快混乱了起来,停止了冲锋的势头观察局势。就这么半分钟的时间里,地上就多了三四十具人马尸体,血肉将荒草地染得红红黑黑的,偶尔还能看到一端残肢……可噩梦仍未结束,枪声仍在持续!

在这地狱般的景象前,恐惧如潮水般涌上心头,使他们立刻做出了正确的决定——四散奔逃!

见北部元军退却,左离立刻命令道:“东移一百米,机枪转向南方,自由射击!”

三辆马车立刻顺向前行了一段距离,离开虽有风扇却仍积聚了不少硝烟的旧阵地,来到视野更清晰的新场地。与此同时两台机枪也转向了南边,向南部元军洒起了子弹。

刚才面对冲锋的北部元军,他们的心态多少还有些紧张,但取得丰硕的战果后,他们对手里的好兄弟已经产生完全的信任,安心甚至兴奋地转起了手柄。

而剩下的几个不操作机枪的步兵也抄起了步枪,对着北边残余的零散目标打起了枪。

刚才东海步兵班是处在一处小坡上,而这处小坡遮挡了视野,使得南部元军没法看到北边的情形,大部分人只听见不间断的枪响,看不到北边的惨状,虽然有些惊疑但仍继续前进着。等到这时候,他们的前锋离东海兵也就三百米的位置了,这段距离看着瞬息即至,却永远无法跨越,甚至还给他们带来了更多的伤亡……

硝烟过后,一片狼藉,尸横遍野,血流满地。

左离看着周遭狼狈逃亡的元骑,对着他们大吼道:“看到了吗?这就是触怒东海军的代价!”

不久后,北方9-10区的另一个步兵班出现在了北方地平线上。左离看到他们,先是骂了一句:“来得这么慢!”然后掏出怀表一看,居然距离信号弹发射才过了几分钟而已,这时候能回来已经算快了。

他一屁股坐在车沿上,突然感觉口舌发干,往身上一摸,这才发现内衣都被汗浸湿了。他取了水壶灌了几口,看着机枪组整理弹药、清理枪管,等他们整备完毕,便看着东边骑兵班牺牲的战场说道:“走,过去收拾一下吧。”

之前元军匆匆来袭匆匆败走,骑兵班的八具遗体和四名俘虏就被遗留在原地未动,现在终于等到了友军抵达。

左离跳下车去,抽出刺刀,将俘虏们的绳子割断。

刚才那名勇敢旅出身的下士跳了起来,活动了一下腿脚,刚想笑上一笑,又察觉场合不对,憋了回去,转而对左离抱拳道:“排长,多谢了,要不是你们来了,我们多半也就被鞑子砍头了。”又看向北边的队友遗体,叹道:“可惜,班长他们也回不来了……”

左离拍拍他的肩,说道:“他们都是勇士,你们也是。等回去,一定要给他们评个烈士!”

他又带人走上前去,收敛队友的遗体。他们面门四肢插了不少羽箭,其中一些之前已经被元军拔掉,残留部分惨不忍睹。左离等人不忍直视,将他们用布裹住,收回了车上去。

稍后,另一个步兵班抵达,听说了之前的战况后,唏嘘不已。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