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过立刻,她就严肃了下来,因为此时,唐炤云已经将弩机奉到了她的面前:“娘娘请看。”

南烟立刻接过来。

但这一接过来,她立刻惊了一下:“好轻!”

其实,也不轻,拿到手里的时候还是压得她的手臂一沉,不过,她以前也拿过别的弓弩,较好的弓弩几乎都是用精铁打制而成,非常的沉重,所以射程远,杀伤性大。

而这一把弩机,虽然也有些压手,但根本不到沉重的地步。

她都能拿得动。

南烟抬头看了唐炤云一样,这个年轻人立刻说道:“是的,这把弩机是全木质,用的是白松木。”

“白松木?”

“是的。”

南烟蹙起了眉头。

白松木,也算是非常坚硬的一种木头,但用来做弩机,其坚硬度是完全不够的。

甚至可以说,只怕发射的时候,弩机本身就会被强大的力量崩坏。

于是,她问道:“你确定?”

唐炤云道:“小的不敢撒谎。那把弩机虽然被烧了,但是剩下的一些木炭里,小的还是仔细查验了,的确是白松木无疑。”

“白松木……”

南烟喃喃的说着,目光微微闪烁。

唐炤云小心的看了她一眼,然后说道:“娘娘一定奇怪,用白松木做弩机,几乎是发射不出弩箭的。”

“不错。”

南烟点了点头:“那这把弩机,岂不是个摆设。”

“当然不是。”

唐炤云上前一步,指着上面一处比较特殊的弓臂,说道:“这个地方,是这把弩机的关键。”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