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咬了咬牙,伸手在她的脑门上一弹。

“哎唷!”

南烟差一点跳起来。

祝烽道:“专心一点!”

南烟委屈的摸着被他弹得有些发红的脑门,只能又打起精神来,却见祝烽在地图上又摆出了一个军阵。

不过,这个军阵,就有些陌生了。

南烟平时跟在他身边,也看过一些军阵的摆法,包括刚刚他讲给自己听的,都是书上有的,多少有些印象。

可这个军阵,看上去却很陌生。

她问道:“皇上,这是什么阵法?”

祝烽道:“这个——千钧阵。”

“千钧阵?怎么没听说过?”

“当然,这原本不是兵书上的阵法。”

“那是——”

“这是鹤衣自创的一个阵法,原本是用来镇压邪祟的道家阵法,朕无意中看到,发现这个阵法有趣,就在这个阵法的基础上的改了一下,创出一个军阵来。”

“还有这样的?”

南烟暗暗称奇。

要知道,能继承和演绎前人的阵法,用得好,就已经非常不容易了,祝烽竟然还能从道家阵法中自创一个阵法出来。

那,吴应求吹嘘他“神乎其神”的话,还真的不算拍马溜须。

她看着祝烽摆好了这个阵。

祝烽道:“这个阵法,有趣就有趣在,入阵的位置。你看得出来吗?”

“这……?”

南烟疑惑的看了半天,这个阵型有点像八卦,又结合刚刚他跟自己讲的那些破阵的道理,指着坎位道:“是这里。”

祝烽笑了笑,道:“是吗?”

南烟看着他:“不是吗?”

祝烽笑道:“阵法启动起来,你看看。”

说着,他伸手摆动了里面的几个木块,南烟再一看,顿时大吃一惊,那个自己认为是最好的入阵的地方,这个时候已经是众矢之的。

任何人,如果从这个地方进入这个阵……只怕,连一根骨头都不剩下。

她惊道:“这——”

祝烽随即指着另一边,阵法启动之后,却成了空门的地方,那里,正是刚刚看上去最凶险的地方:“你再看这里。”

南烟再一看,顿时有些明白过来。

她说道:“所以,这个地方,其实只是个诱饵,让破阵的人分不清方向。如果从坎位入阵,哪怕入阵时不死,从这边也找不到生门。”

祝烽笑道:“嗯,还算不笨。”

南烟道:“可这太难了。”

祝烽笑道:“怎么会难呢,一点都不难,你看朕再解给你看!”

他说是教给南烟肚子里的孩子,但这些军阵也是他的兴趣所在,一说起来就说得没完,好不容易将阵法的变换演示给了南烟看,他还不停,又接着说道:“现在跟你说如何出阵。”

“……”

“这个阵的生门可不好找,比入阵还难,若找不到生门那可——”

突然,肩膀上一沉。

回头一看,发现南烟不知什么时候已经睡着了,脑袋搭在了他的肩上。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