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祝烽坐在上面,手里摆放着一些木块和旗帜。

南烟走过去:“皇上,在摆什么呢?”

祝烽只回头看了她一眼,仍旧转过头去,专心致志的摆弄着地图上的那些木块、小旗,口中说道:“你怎么就下来了?朕以为你还要睡一会儿呢。”

其实,南烟原本还有些困倦。

不过,刚刚听祝烽说了那些话,现在看到他又在摆弄一些莫名其妙的东西,她还是强打起精神起来了。

走过去,发现地上铺的是沙州卫和附近的地图。

虽然没有之前的地图那么大,但还是不小,而且,只是沙州卫这一带的地形勾画在这么大的地图上,自然就非常的清晰准确。

甚至能看到一些比较大的河谷,山峦。

南烟走过去,探头一看,忍不住发出“哇”的一声。

人常说,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如今他们已经在沙州卫了,自以为对这附近都非常的了解,但一看这个地图,才有些惊觉——

原来这个地方是这样。

这附近,其实就是一片无边无际的荒漠。

而沙州卫,就像是荒漠上的一颗明珠,草地上的一朵鲜花,显得格外的珍贵,却也格外的危险。

毕竟,群沙秽明珠,众草凌孤芳。

不过这样精细的地图,上方却是一片空白,好像是一片沙漠,连一点标注都没有,南烟走过去,轻声说道:“皇上,这里就是——热月弯?”

“不错。”

祝烽抬头看了一眼,眼中原本的喜悦的光芒,这个时候也微微的黯了一点下去。

对热月弯内部,他们的了解仍然不多。

不过,这一次顾以游和佟斯年能够找到一条通向热月弯内部的路,那么也可能,就是他们打开热月弯的契机。

想到这里,他不由的又想到了李来画的那张图。

但正好这时,南烟踢开了鞋子,赤脚走上了地图,轻轻的靠过来,被她身上温热的味道一熏染,祝烽的神智便是微微的一恍。

随即将李来的事抛诸脑后。

毕竟,那个人不可信,更不能信。

南烟坐在他的身边,靠在他的肩膀上,轻声说道:“那皇上摆的这些,又是什么东西?”

她指着他摆放的那些木块和小棋。

祝烽道:“军阵。”

“军阵?”

“不错,行军大战是有阵法的,你来看看。”

“阵法?妾听这个干什么?”

南烟一听头就大了,就算自己并不认为女人一定就比男人弱,但行军打仗这种事,真的还就是男人才干得了。

让自己听这个,简直对牛弹琴嘛!

南烟立刻苦着脸:“妾听不懂。”

“听不懂也得听!”

祝烽虎着脸,吓唬了她一下,又放柔了声音,柔声哄她:“听话,你就坐着别动,让肚子里的孩子听听,他会懂的。”

“……”

南烟简直被他弄得哭笑不得。

便也只能安安静静的坐在他身边,看着他摆弄着那些木块和小棋,告诉自己各种军阵的阵眼,破阵的要诀,听得她几乎都要打起瞌睡来了。

却还得强打起精神。

等到讲完了五虎群羊阵和六丁六甲阵,祝烽再一回头,见南烟听得索然无味,眼皮子都开始耷拉了。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