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应求和吴定两父子慢慢的在夕阳西下的余晖中走着,吴定安静了许久,终究还是有些按捺不住的,轻声说道:“父亲刚刚也看到了。”

“嗯?”

“贵妃娘娘这一下,可得意了。”

“……”

“父亲的话,她都随便的驳回。”

吴应求却是淡淡的一笑,说道:“她是贵妃娘娘,只归后宫管。在后宫中,连皇后娘娘都要忌她三分,咱们,又如何能与她争执呢。”

“父亲你——”

吴定已经被他这样老神在在的样子弄得无话可说了。

沉默了半晌,才又说道:“就算,她的事情是后宫的事,咱们管不了,可如今,她家里的人已经是遍布朝堂,就在来沙州卫之前,我在内阁的一项提议又被顾亭秋反对下去。”

“……”

“他们,就好像专门是来跟我们吴家作对一样。”

“……”

“如今,她的两个兄弟又在这里上蹿下跳,万一真的让他们立下什么大功,一旦回京,皇上就更有理由给他们加官进爵,到那个时候,咱们吴家的势力就真的要被撼动了。”

“……”

“父亲难道就一点都不担心?”

说到吴家的势力被撼动,吴应求那张一直保持着淡淡笑意的脸上,才微微闪过了一点阴影。

这些事,他又怎么会不知道?

朝廷就那么一点大,各部要紧的官员原本都是在皇帝登基初期自己就安排下去了,所以做什么事都容易得很,再加上自己勤王辅政,护驾的功劳,更是让吴家如日中天。

但,自从顾亭秋开始崭露头角,他的路,就不那么顺了。

尤其现在内阁的情况。

吴定虽然入了内阁,但可以说是孤立无援的处境,任何一项提议,一旦过不了鹤衣和顾亭秋那一关,那么基本上,就是无用。

不过,他并没有让这种愤怒的情绪控制自己。

这么多年来,他已经很明白。

愤怒的情绪,是多余的。

于是,他深吸了一口气,又淡淡的笑道:“担心又如何?你担心,事情就会按照你所想的发展吗?”

“……”

吴定无话可说。

吴应求背着手继续往前走,道:“走吧,赶紧回去给为父把笔墨准备好。”

“父亲要写什么?”

“当然,是要写信给惠妃娘娘。”

“给妹妹?”

吴定原本还有些不太明白,但再一想,顿时回过神来,笑道:“没错,这样的‘大喜事’,也不该只有我们知道才是。她既然是归后宫管的,那后宫之主自然也得知道知道才行。”

吴应求一言不发,只淡淡的笑着。

两个人一起往回走去。

|

这一晚,倒还算平平安安的过去了。

第二天一大早。

皇帝的卧室里,宽大的床上,帷幔低垂,两个身影紧紧的相依着。

南烟是被阳光给照醒的。

还没睁开眼的时候,就感觉到明亮的阳光照在自己的脸上,橘红色的光线给人一种暖融融的错觉,一睁开眼,就看到眼前已经一室通明。

天亮了。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