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玉容沉默了一会儿。

突然,她眼睛一亮:“娘娘,除了咱们,别的人,也不想看到她的肚子大下去吧。”

吴菀被她说得心中一动:“你是说——”

“宁妃娘娘……”

高玉容慢慢的说道:“这个封号,怕是她做梦都想要拿回来的,却没下弄到这一次,皇上不但没有带着她南下金陵,而且,还把宁妃的封号给了别人,她的心里,能一点想法都没有吗?”

“……”

“况且,现在这位宁妃怀了龙种,若真的生下一位皇子,那最影响的,是谁啊?”

“你是说——”

高玉容冷笑着说道:“娘娘如今已经晋升为惠妃,毕竟位高权重,可不能再轻易涉险。这种事,就应该让那些不重要的小角色去做。”

“……”

“这样一来,就算出了什么事,也查不到咱们头上啊。”

吴菀笑着点了点头,道:“你说得没错。”

“……”

“这件事就交给你去办,记着你说的,出什么事,都不能查到本宫的头上。”

“那是当然。”

两个人相视而笑,外面晦暗的天气,只有一点淡淡的光透过窗户的缝隙照在两人的脸上,也将这一点充满阴谋的笑容,映照得越发狰狞。

|

南烟抬头看着窗外的阴云。

在路上,最难走的地方倒是一直阴雨连绵,回到京城之后,天气虽然不好,每天阴云密布,却反倒不怎么下雨了。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