众人惊了一下。

这个地方是他们约好的,只有简老的学生才知道的地方,外人根本不可能知道。

是谁?

众人急忙推门出去,却见院子中央站着一个中间人,衣着富贵,看上去颇有身份。

他站在院子中央,背着手,微笑着看着这些年轻的学生。

这些学生这些日子都非常的谨慎,大家立刻围了上来:“你是什么人?”

那个人笑了笑,说道:“我是什么人,不要紧,要紧的是,你们真的想要为简老,为简家一门洗刷冤情吗?”

那年长的学生沉声道:“当然!”

“我们决不能让老师一家就这样蒙冤死去!”

“老师是无辜的!”

那人看着他们,点了点头,说道:“很好,你们这样,也不枉简二公子还想着你们。”

众人一惊:“你说什么?你是——”

“没错,我就是简二公子简若丞派来的。”

“二公子?他在哪里?!”

“我们想要见他?”

“他,他是否平安无恙?”

那人看着他们,点了点头,说道:“很好,你们这样,也不枉简二公子还想着你们。他在哪里,我暂时还不能告诉你们,但我能告诉你们的是,他现在,孤立无援,非常的痛苦。”

“……”

“简家的冤屈,是朝廷造成的,是皇帝造成的,这一点,想必你们已经很清楚了。”

众人一听,都纷纷点头。

“没错,外面那张告示,不过是欺骗愚钝的百姓,但我们没那么容易被糊弄!”

“当初皇帝只因为老师一句话,就要诛老师十族,不过是因为舆情的压力,他才没有得逞,但是我们知道,他一直对简老怀恨在心,否则,也不会免了二公子的官,甚至现在简家遭遇这样的灭门之灾!”

“我们一定要为老师,要为二公子讨回公道!”

那人眼中的笑意更深了。

他点着头,说道:“很好,那如果我说,现在他需要你们,你们会怎么做。”

众人一听,急忙说道:“我们当然是要去帮他了!”

“没错,我们不会坐视不理的!”

“二公子在哪里?”

那人满意的说道:“二公子现在,已经离开了北平。”

“什么?他离开了北平?那他——”

“我现在还不能告诉你们他在哪里,因为隔墙有耳,但我可以带你们去。只是——”

“只是什么?”

“只是,你们愿意吗?要知道,去到他身边,就要离开北平,离开这里的一切!”

众人急忙说道:“我们才不怕!”

“北平原本也不是我们的家,我们是因为简老跟随皇帝迁都到北平,我们也跟着北上的,其实,我们的根就不在这里。”

“那就好。”

那人微笑着,说道:“也许,你们去的地方,会是你们想要的地方。”

|

几天下来,各处回报的折子都送到了御书房。

祝烽略看了几眼。

“所以,大体的情况已经稳定了?”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