虽然前一天晚上,喝了彤云姑姑熬的浓浓的一碗姜汤,之后又裹着被子暖暖的睡了一觉,可是第二天早上起床,还是感觉一阵鼻塞声重,全身软塌。

冉小玉一摸她的额头:“有点烫手呢。”

彤云姑姑过来一看,顿时也皱起了眉头:“可不是着凉了,正发热呢。”

南烟睁开沉重的眼皮,看了他们两一眼,想要说什么,又没有力气。

念秋立刻说道:“奴婢去太医院请太医过来。”

南烟从被子里伸出一只手,轻轻的摆了摆:“不用了。”

“娘娘……”

“不过就是有点发热而已,请太医过来闹得天翻地覆的,我不想。”

“不行啊。”

“我说不用啦。”

越是生病的人越是固执,她慢慢的撑着软塌塌的身子靠坐在床头:“给我拿点吃的来,吃了东西就精神了。”

念秋和冉小玉有点迟疑的看向彤云姑姑。

彤云姑姑也只能说道:“好吧,生病了肯吃东西也是好的。先让御膳房送些清淡的东西过来,娘娘吃了之后,再看情况吧。”

传话下去,不一会儿,早膳就送来了。

倒是热气腾腾的鸡丝粥,还有一些比较爽口的小菜,南烟虽然没什么胃口,但还是逼着自己吃下去。

逼出了一身汗。

彤云姑姑再来摸了一把她的额头,的确,热度退下去了一些。

她放心的说道:“这样就好,娘娘现在感觉怎么样?”

南烟靠在枕头上:“就是,全身发软。”

“这也是正常的。”

“……”

“娘娘今天就不要出去了,好好的在翊坤宫中休息吧。”

南烟沉默着点了点头。

其实,她也不想出去,不想见任何人。

现在她,只想自己一个人呆着。

可是,偏偏老天不肯,她才刚换下身上被汗水浸湿的衣裳,准备躺下去再休息一会儿,外面就传来了小顺子的声音——

“贵妃娘娘。”

一听是他,南烟的眉心微微一蹙。

他是跟在祝烽身边的人,他一来,难道,祝烽那边又有什么事了吗?

小顺子走进来,看到她的样子,倒是惊了一下:“娘娘这是——”

“无妨,”南烟摆了摆手:“说吧,什么事。”

“皇上,请贵妃娘娘到御书房去,好像是有事要跟娘娘说。”

“……”

南烟的眉心一蹙。

这么久以来,她想见祝烽都见不到,数次被拒之门外,怎么今天,祝烽倒主动让自己过去了?

她想了想,问道:“御书房里,只有皇上吗?”

小顺子迟疑了一下,才轻声道:“好像……还有凤昭——哦不,是丽嫔娘娘。”

“……”

听到这个称呼,南烟就知道,虽然册封仪式没有进行,但皇帝直接下诏,册封,还是作数了。

不过,让自己去御书房……?

要做什么?

想起昨天在养性斋内,自己对着凤姝那一阵雷霆,只怕她也没那么容易善罢甘休,恐怕今天,就是要找自己的麻烦了。

这时,一旁的冉小玉听到凤姝也在御书房,顿时皱起了眉头。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