祝成轩是她的儿子。

祝成轩,真的是她的儿子。

所以一直以来,不管自己跟祝烽之间,有过多少甜蜜的过往,甚至在自己看来,已经是生死与共的地步,可她,总会冷冷的站在自己的面前,甚至,出现在自己不安的意识深处。

冷冷的告诉自己——

我也曾经是特殊的。

你所拥有的这一切,我都曾经有过。

我见过最真实的祝烽。

……

难怪,她能那么的理直气壮。

想到这里,南烟突然觉得有一点想笑,然后,她的嘴角就真的勾起了一抹淡淡的笑意。

她想到自己一直以来,对祝成轩都是那么的温柔,哪怕,在自己生下的皇子已经是胎死腹中的时候,也不忘在祝烽面前为他说好话;甚至,每一句话,都是在隐隐的将他往太子的宝座上推。

那个时候,她只觉得自己坦荡。

可现在,却不由得想,自己在秦若澜的眼里,是不是傻得可笑?

而祝烽呢?他是知晓一切的。

他,又是怎么想的?

南烟突然有一种很难受的感觉,好像被一只黑手用力的攥着自己的心,用力的捏着,让她连呼吸都变得有些困难。

她沉默了很久,当再开口的时候,声音跟她周身的血液一样。

都凉了。

她说:“那,你要我做什么?”

秦若澜抬头看着她,沉声说道:“我,我要救我的儿子。”

“就是,用你刚刚的办法救?”

“没错,”她凄然道:“是我,对不起他。”

“……”

“这么多年来,是因为我当初的所作所为,不能与他相认,所以这些年来,我该尽的母亲的责任,一点都没有尽过。”

“……”

“现在,我只想保护他。”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周身沸腾的血液在这个时候都凉了下来,南烟甚至,也冷静了下来。

她淡淡的看了秦若澜一眼,然后说道:“但,你知道你这么做的结果是什么吗?”

“……”

“就是,我们可能查不出,甚至永远都查不出,在幕后暗害魏王的人到底是谁了。”

“……”

“那将来,魏王可能还要面临这样的危险。”

“……”

“你真的愿意吗?”

“我当然不愿意。”

秦若澜急切的说道:“但是,我更不能看着他这一次,死在大牢里。”

“死在大牢里?”

南烟的眉头都皱了起来,道:“你是不是弄错了什么?魏王只是发烧……高烧不退而已,这世上谁不生病,那个孩子没经历过这样的事,你怎么就一定认为,他会死呢?”

秦若澜看着她,艰难的道:“贵妃娘娘,当初的事,你没经历过。”

“……”

“但我要说的是,我是为了我的孩子,我就算死,也心甘情愿。”

说到这里,她上前一步,跪倒在了南烟的面前。

“求你,成全我!”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