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到鹤衣退出帐篷之后,没一会儿,小顺子就领着人送了些吃的进来。

不过,环境简陋,也就只有一些小米粥和简单的腌菜,祝烽本不是个挑吃挑穿的人,可这一回却实在没什么胃口,只是有些木然的对着面前的碗碟。

南烟在一旁看着,心里也像是揪着一样疼。

她虽然不能亲身体会,但也太明白在这个时候,祝烽的心里会是什么滋味了。

他被隐藏的那段记忆藏得太深,这些年来他们一点一点的追寻着好像风中快要散去的烟雾一般的线索,好不容易走到今天,却没想到,会挖出这样的结果来。

南烟突然觉得,也许高皇帝是对的。

有些记忆,是因为太痛苦,也怕承受记忆的人太痛苦,所以才给他抹去的,偏偏她还要陪着祝烽一起去寻找,而找出来了,不就是让当年令他心碎的痛苦记忆再伤害他一次吗?

想到这里,南烟哑着声音道:“都是我不好。”

“……”

祝烽原本还沉默着,听到她突然冒出这么一句,慢慢的转过头来看向她:“你在说什么?”

南烟抬头看他,轻声道:“都是妾不好。”

“……”

“妾当年第一次为皇上守夜的时候,就看到皇上在睡梦中那么痛苦的样子,心里就想着,皇上为什么会这么难过,后来才知道,原来皇上丢掉了一段记忆,才会如此。”

“……”

“后来,皇上想要找回这段记忆,而妾,也就陪着皇上一起。”

“……”

“但其实,如果妾多想一想就能想明白,这段记忆哪怕已经失去了,都会让皇上在睡梦中那么痛苦,那么想起来,不是让人更痛苦?况且这么多年过去了,记忆里的遗憾更是无法弥补的。妾陪着皇上寻找这段记忆,原来只是想着讨皇上开心,顺着皇上的意思,从来没有更深的为皇上想过。”

祝烽皱起了眉头:“你——”

南烟接着说道:“想来,仁孝皇后跟了皇上这么多年,可她就从来不纵着皇上。看起来,是不讨皇上的喜欢,但其实——比起仁孝皇后,妾的确差得太多了。”

听到她这番论调,祝烽原本整个人沉浸在让人窒息的痛苦里,几乎有些回不过神,这个时候也忍不住苦笑了起来。

他伸手拧了一把南烟的脸。

“你又在东拉西扯什么?”

南烟抬头看向他:“难道不是?”

“……”

祝烽又沉默了一下,最终只叹了口气,轻轻的将她揽到怀里。平时,被他抱着的时候,南烟总是能感觉到他的怀抱温暖而厚实,给人一种可以完全依靠的感觉,可这一次——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他最近消瘦了很多的缘故,进入他的怀抱的时候,南烟感觉,他好像空了很大一块。

祝烽在她头顶轻叹了一声,然后说道:“别傻了。”

“……”

“这些事跟你无关。”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