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说道:“皇上真的觉得,是天意?”

祝烽淡淡笑道:“朕记得当初薛运为朕解毒炼制出的药,就丢掉了一颗,如今要去找她的札记,偏偏又失火,看上去,就真的想是冥冥之中有什么力量不让我们跟她再扯上关系似得。”

“……”

听到这话,南烟慢慢的变了脸色。

再看向祝烽的时候,她满腔的失落和愤懑突然就平息了下来,安静了好一会儿,轻声说道:“妾,明白了。”

祝烽这才微笑着,伸手拍了拍她的手背。

这个时候,祝成钧玩得口干舌燥,跑回来抱着茶杯一阵猛灌,一边擦汗一边问:“父皇,母妃,你们在说什么呀?”

南烟微笑着戳了一下他的脑门:“跟你没关系,玩儿去吧。”

祝成钧眨眨眼睛看着他们,又笑着转身跑了。

看着两个孩子灵活的身影,南烟又问道:“那,皇上打算什么时候处置这件事呢?”

祝烽平静的说道:“不急。眼前最要紧的,还是白虎城的事。前些天来了消息,安息国特使还有不到两个月就要入关了,朕想着,总得在他们入关之前,把东察合部和白虎城的事一并处理,这样,也才能安心。”

南烟道:“不到两个月?”

祝烽点了点头。

南烟的眉头又拧了起来。

也就是说,祝烽要在不到两个月的时间,将白虎城内阿日斯兰和东察合部的势力完全铲除?

这,这怎么可能?

若是从他来这里的那天开始就积极备战,或者说,双方已经开始交战,那现在说这个话还有可能。可是,从来这里到如今,他只是利用朝鲁和阿古拉父子知晓了白虎城内部的情况,而且从地图上来看,至少现在,他都没有出兵制胜的把握。

这样,怎么可能做到在不到两个月的时间内拿下白虎城?

天神下凡才能做到吧。

于是问道:“来得及吗?”

祝烽却没有立刻回答她,而是抬头看了看天色,过了好一会儿,才慢慢的说道:“看天意吧。”

又是天意?

祝烽最近,好像特别喜欢说“天意”两个字。

而南烟明白,天意这两个字,也有两个解释,一个解释是老天爷的心意,还有一种解释就是——祝烽是天子,天子的心意,也可以称之为“天意”。

那,他说的“天意”,是哪一个呢?

|

不过,天意没等到,倒是等来了白虎城的蠢蠢欲动。

这一天,因为之前骑马骑了太多回,祝成钧大腿上磨出的伤一直没好,祝烽也担心这么下去伤口会溃烂,便让他歇息两天,可这孩子好不容易来了一处新地方,总想出去看看,都尉府这么巴掌大的一块地方,早就被他翻来覆去的玩了个遍,于是嚷嚷着要出去。

祝烽想了想,便和南烟一道换上了常服,带着他和温别玉一道出去喝茶,看看城中的景致。

南烟自然也是高兴的,不用出城去顶着烈日跑了。

不过,就在他们刚要准备出都尉府的时候,陈紫霄派人来报,在罕东卫附近发现了倓国骑兵的踪迹。

祝烽一听,微微挑眉:“近吗?”

陈紫霄道:“在几里外发现的。”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