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羲想着梦中的遗憾,用宝石开始搭东西。

小花不安分地在旁边用藤蔓捣乱,好几次将半成品弄塌,叶羲就挠它的叶子。

小花还是那么怕痒,笑得“咯咯咯”口水乱飞,血盆大口张开,交错的尖利牙齿好不渗人,地面被腐蚀得全是小洞。

很快叶羲搭建出了一座迷你版的石塔。

金色石塔闪闪发光,在阳光照耀下看起来梦幻漂亮极了。

小花傻愣愣地看了一会,迈着根须不甘示弱地奔到溪水中,决定捡更多的宝石,搭一座更高更漂亮的塔。

叶羲走到溪流上游,翻起一块最大的金色宝石,在底下埋了个东西,然后把那块金色宝石盖上。

他淌出溪流走到岸上,见小花还在专心致志捡石头,没有发现他的离开,笑了笑,对它的背影喊道:“我先走了,你在这里多玩几天——!”

小花回头,只有一张大嘴巴的花盘望向他,似在迟疑是要跟叶羲回去,还是在在这里多玩几天。

“哼哼哼哼哼?唧?”

你什么时候来接我?

叶羲露出一个浅浅的笑容:“等你玩够了我就会回来接你,记得要把所有石头都捡出来啊!”

最终小花“哼”了一声,表示知道了,又低下花盘在溪水里继续翻捡石头。

绿意深幽的密林中,清澈见底宛如丝带的溪流中,一朵艳丽的食人花专心致志地捡着金色石头,阳光将每一片花瓣都照得娇艳鲜嫩,诡异又生机勃勃。

小花没注意到叶羲的目光,依然没心没肺兴高采烈地捡石头。

荆棘雀振翅载着叶羲飞上天空。

叶羲坐在荆棘雀背上,望着底下蔚蓝幽深的海面,默默地想。

如果他胜了,他会接回小花。

如果他败了……那么小花大概会永远留在这了。这里距离陆地遥远,中间隔着汪洋大海,而像小花这样的陆地植物极怕吸收海水的,所以自己根本不可能回到陆地上。

他宁可小花高高兴兴地在海岛上四处玩耍,也不想它余生孤独地守护羲城遗址。

想着梦里小花的模样,想着想着,脑海中冷不丁弹出一幅诡异画面。

成熟体的小花铺展着藤蔓,就像一只超大超大号的水黾,用众多藤蔓当虫足,勉强“浮”在海面上。模样一分滑稽,两分狼狈,三分可爱,在深蓝色海面上爬行得飞快。

……不会吧?

……应该不会吧?

叶羲按了按太阳穴,将那恍如预言的画面忘掉。

荆棘雀载着他回到羲城。

回到羲城的第一件事,叶羲立即将所有的巫组织起来,为所有战士检查了一遍替头蚴寄生。

让氏族翻车的原因,他绝不会让羲城再重复一遍。

白杷果和厌世虫粉失去作用,那就用最费力最有效的检查方法——巫力,巫用巫力一个一个替战士仔细检查。

羲城留下的巫最多,这次出了大力气。

其实关于羲城巫的去留,羲城内部颇不平静,很多人心里有怨愤,有不甘,甚至有得部落都后悔加入羲城了。

你看,别的没有加入羲城的中大型部落,都可以选一名巫跟随族人撤离到安全的海岛,为自己的部落留下火种。

那么假如他们没加入羲城,是不是自己部落的巫也可以跟着撤退呢?

然而叶羲的地位在羲城已不可动摇,他做出的决定没有人敢出言反抗,曾经反抗的样例——血纹部落,现在整个部落还窝在黑脊山脉呢。

所以纵使心中不平,这些人也不敢表露出来,只是兀自憋在心里。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