黎雀儿和胡玉姬想着究竟应该怎么迈出第一步,并且开始由着她们自个儿试图朝着正央街的那边方向走,以便尽快走到黎府里面去的时候,忽然之间,她们俩似乎听到了一点动静。

此刻黎雀儿和胡玉姬两个人可是在研究方向性的大问题,她们俩现在都还不太确定,到底是应该往右边走,还是应该往左边走,最后才可以成功地走到正央街上面去。

按照黎雀儿的想法,如果她之前跟着潘公公一行人出来黎府的时候,凭着自己的直觉所记忆下来的方向,是正确无误没有什么差距的话,那么这样一来,就应当按照她的想法来,这个意思也就是说,她和胡玉姬两个现在应该往右边走才对。

胡玉姬的记忆方向的方法,很显然地是跟黎雀儿的方法所完全不同的一种方法,她可并不是凭借自己的直觉去记忆路线的,她反而是依靠自己的记忆力去记忆路线的。

言辞间也就说明了,胡玉姬她其实是认得应该从哪条路回黎府里面去的,然而,她之所以在这里停留这么久,还这般耐着性子地去同黎雀儿解释说叨这么多的东西,实际上不过就是在和黎雀儿周旋打转转,顺便再拖延一点点时间的出来。

为什么胡玉姬突然间要这么样耍着黎雀儿玩呢?

答案就是因为现在天色太黑了,胡玉姬打从心里面地认为,如果只是由她自己以及黎雀儿两个姑娘家自个儿就这么地朝着正央街上面去走回去的话,这可是一件十分危险的事情,假如一路上没有什么大风大浪,她们俩都能够安安全全地顺利达到黎府里面去,那倒也还好。

可是,万一在这个路途当中,真要是遇上了一些什么不和谐的事情,比如说打劫或者是拦路之类的事情,那肯定会引发许多不愉快的情绪。

更不要去提及相比于这些而言,还要更加地糟糕不堪,更加地让人的心里面不舒服的那样的一些有可能也会发生的情况了,打个比方来讲,就是那种既有可能会拦路抢劫,还有可能会劫财劫色的情况。

出于替黎雀儿以及自己的安危考虑,当黎雀儿向自己征求意见,询问自己现在在这种时间和地点的情况之下,到底应该怎么走出去这第一步的时候,胡玉姬才会明知故问,假装自己也不是很清楚到底应该朝哪里走,说自己也不认得路。

胡玉姬这样说的最浅显易懂的原因,也许就是为了替黎雀儿的面子来考虑问题的,避免黎雀儿一会儿有可能会觉得自己的自尊心受损等等什么这些与此类似的想法会产生出来,也有可能她仅仅就是为了避免产生争端,也好顺便借此机会休整一下,节约一下自己的口水。

没想到黎雀儿倒还真的以为胡玉姬也是跟自己一样的迷糊蛋,是真的不知道这条路到底该怎么选择,又该怎么样走下去,并非是在唬人的。

如今,黎雀儿一点儿都没有怀疑胡玉姬的刚刚那样说那些话的动机,究竟是什么,她全然相信了胡玉姬,而且还是非常地信赖。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