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没出来?难道是被师父拍死了?”

“哼,拍死了,我也要鞭尸。”

就当师子妃在外面等烦准备进去看一看时,却见庄芷若几个姐妹簇拥着叶凡出来。

一行人还有说有笑,气氛非常融洽。

好几个师妹还脸色羞涩,完全没有昔日冷如寒霜的态势。

这是怎么了?

师子妃微微一愣,叶凡给庄芷若她们灌什么迷魂汤了?

她手腕一抖,收起了小皮鞭,恢复冷冽神情:

“狗东西,终于出来了?”

“我还以为你会抱住师父门口的香炉打死都不肯出来呢。”

“现在该算一算我们之间的账了。”

师子妃缩地成寸出现在叶凡面前。

“啊,师子妃?”

叶凡吓一跳,忙一溜烟后退躲了起来:

“圣女,我已经说过了,我们之间是不可能的。”

“我已经有老婆了,我也很爱她,明年就要大婚了,你不要再来纠缠我了。”

“你再这样,我可要喊了,可要向师父控诉了。”

他知道落入圣女手里就完犊子了:“你放过我好不好?”

简单几句话,却听得一众小师妹她们目瞪口呆。

圣女纠缠叶凡?

因爱成恨要动手?

这都什么跟什么啊?

她们知道叶凡不要脸,却没想到如此不要脸。

同时她们还震惊叶凡胆子,这样叫嚣调戏圣女,不担心身上多几个血洞吗?

要知道,叶禁城看到圣女都是毕恭毕敬,喝杯茶不仅衣冠楚楚,正襟危坐,还喝的一丝不苟。

更不用说言语轻薄圣女了。

倒是庄芷若几个没有太多波澜,连老斋主大腿都敢抱的人,还有什么做不出来。

“狗东西,牙尖嘴利,看我抽死你不可。”

师子妃闻言也是俏脸更加一寒,身影一闪就向叶凡逼近过去。

几个小师妹也散开要围堵叶凡。

庄芷若忙带着人横挡过去:“圣女,息怒,息怒,不要动手。”

“庄芷若,你干吗护着他?担心这里溅血让师父责骂你?”

师子妃生气地看着庄芷若:

“这里已经出了禅房内院,不是你的职责范围,反倒是我管辖之地。”

“我揍了这王八蛋,如果师父担责,我扛着就是。”

“总之,我今天一定要抽他。”

她目光凌厉看着叶凡。

以前她连骂人的话都羞于说出口,觉得那会玷污自己的气质和身份。

可现在,看到叶凡,她就只想动手,只想看到他惨叫,哪管以后是不是洪水滔天。

庄芷若拦住师子妃:“圣女,打不得!”

“怎么打不得?”

师子妃怒道:“我能救他,也能收拾他,叶门主问责,我扛了。”

“你当然打不得。”

叶凡咳嗽一声:“忘记跟你说了,我现在也是慈航斋的一员,我入了慈航斋门下。”

师子妃侧头望向庄芷若怒道:“你被灌什么迷魂汤收这王八蛋为徒?”

庄芷若苦笑一声:“不是我,是老斋主。”

“没错,我是老斋主的关门弟子。”

叶凡很是不要脸的回声:“也是慈航斋第一男徒,第一,第一,第一!”

什么?

老斋主收叶凡为徒?

关门弟子?

第一男徒?

师子妃和几个小师妹感觉头晕目眩,根本无法接受这一个事实。

叶凡从病房跑到禅房才两个多小时,怎么就跟老斋主变成了师徒?

多少权势滔天富可敌国天赋过人的青年才俊绞尽脑汁想要拜老斋主为师都没门。

这叶凡凭什么轻飘飘得到青睐?

师子妃不甘心地盯着庄芷若:

“你可不要为了包庇叶凡胡说八道。”

接着又对叶凡喝出一声:“你敢冒充师父弟子,我一剑戳死你。”

“冒充?我叶凡顶天立地,怎么会去冒充?”

叶凡昂首挺胸逼向了师子妃:“而且我有几个脑袋敢耍弄师父?”

师子妃咬牙切齿:“你肯定忽悠了师父。”

“什么叫忽悠?那叫缘分!”

叶凡趁热打铁:“惊鸿一瞥,就是这一世的缘分。”

“而且我对师父足够赤城,随时愿意为她赴汤蹈火。”

“对了,师父说了,女弟子这边,圣女你是第一,男弟子这边,我是第一。”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